約伯記  30:16 ~ 31

30:16 現在我心極其悲傷;困苦的日子將我抓住。

30:17 夜間,我裏面的骨頭刺我,疼痛不止,好像齦我。

30:18 因 神的大力,我的外衣污穢不堪,又如裏衣的領子將我纏住。

30:19  神把我扔在淤泥中,我就像塵土和爐灰一般。

30:20 主啊,我呼求你,你不應允我;我站起來,你就定睛看我。

30:21 你向我變心,待我殘忍,又用大能追逼我,

30:22 把我提在風中,使我駕風而行,又使我消滅在烈風中。

30:23 我知道要使我臨到死地,到那為眾生所定的陰宅。

30:24 然而,人仆倒豈不伸手?遇災難豈不求救呢?

30:25 人遭難,我豈不為他哭泣呢?人窮乏,我豈不為他憂愁呢?

30:26 我仰望得好處,災禍就到了;我等待光明,黑暗便來了。

30:27 我心裏煩擾不安,困苦的日子臨到我身。

30:28 我沒有日光就哀哭行去(或譯:我面發黑並非因日曬);我在會中站著求救。

30:29 我與野狗為弟兄,與鴕鳥為同伴。

30:30 我的皮膚黑而脫落;我的骨頭因熱燒焦。

30:31 所以,我的琴音變為悲音;我的簫聲變為哭聲。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伯30:19  神把我扔在淤泥中,我就像塵土和爐灰一般。
30:20 主啊,我呼求你,你不應允我;我站起來,你就定睛看我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v17 「夜間,我裏面的骨頭刺我,疼痛不止,好像齦我。」約伯的痛苦,不僅是心靈的、情緒上的;其實最直接的痛苦,是來自於他的身體,日夜遭受病痛的折磨,無法成眠,極其「悲傷、痛苦」(v16)。所以我們在讀約伯記的時候,實在是無法想像。約伯在這麼大的痛苦中,心中不斷湧出「苦水」,向神的哀號,還要面對三個朋友無情輪番的轟炸,他不但沒有「離棄神」,反而一再求告神:「主啊,我呼求你,你不應允我;我站起來,你就定睛看我。」(v20),實在看見約伯難能可貴的信心。

v21~23「你向我變心,待我殘忍,又用大能追逼我……要使我臨到死地…。」約伯最大的痛苦乃在神對他的轉變。約伯不明白,從前與他親密的神,怎麼會變成這樣呢?約伯用「變心、殘忍、追逼、消滅、死地、陰宅。」來形容神的手段,與自己遭受的痛苦。」我們讀約伯記的時候,別忘了被神離棄的痛苦也是主耶穌最深的痛苦,也是愛神的信徒最深的痛苦。但深信神從未離棄我們,但是他卻讓我們經歷這種感覺 ,使我們的信仰更加提昇。

(2)約伯思想他過去如何地憐憫人、幫助人:「伸手扶持仆倒的人、搭救遭遇災難的人、為測難之人哭泣、為窮乏之人憂愁」(v24~25),但如今卻沒有「善有善報」,反而遭受患難:「我仰望得好處,災禍就到了;我等待光明,黑暗便來了。我心裏煩擾不安,困苦的日子臨到我身。」(v26~27)

v28「我沒有日光就哀哭行去(或作“我面發黑並非因日曬”),我在會中站著求救。」原意是─約伯面色發黑並非因日曬,乃因他患重病。─《串珠聖經註釋》

v29「我與野狗為弟兄,與鴕鳥為同伴。」鴕鳥的嘶鳴淒慘而悲傷,野狗的嘶吼聲似乎是充滿痛苦的呻吟,約伯強調這些就好像是他的哀號。

v30 「我的皮膚黑而脫落;我的骨頭因熱燒焦。」《SDA聖經注釋》─有人根據這些從這些症狀來診斷約伯的病(2:7)。

v31 「所以,我的琴音變為悲音;我的簫聲變為哭聲。」《啟導本約伯記註釋》─約伯舊日用琴和簫吹奏出的歡樂音樂,現在變成了哭泣和悲傷。《SDA聖經注釋》─歡樂的琴聲變成痛苦和悲傷的聲音,這是約伯過去和現在的辛酸對比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前幾天有一個機會傳福音的時候,我分享民間的宗教、道理,都是在不斷「努力修行」、不斷的「勸人為善」。這一切的努力,都是想要透過我們自身的努力,使自己「成佛成神」、「修成正果」、「累積功德」。但是基督的信仰,恰好相反。我們在神面前,是完全的無助、無能、無用、無望。我們靠自己最大的努力,都是枉然,達不到完全的標準。因此人無法「靠自己行善稱義」,人只能尋求神的憐憫與恩典,「因信稱義」。然後才能藉由內住的聖靈與神的話語,治死老我、改變內心、塑造「屬神的生命」,我們才能活出神兒子的生命,活出真善美,活出真正的善行。基督徒的善,不是靠自己苦修「做出來」的,而是靠聖靈重生與塑造「活」出來的。我們的善行,是活出我們裏面「基督的生命」,是自然而然的,而不是為了要向神交換祝福而刻意為之。一個真正的基督徒,不能不行善,不能故意犯罪,因為那是「生命」的流露。約伯與耶穌的不同,約伯還是有自義的成分,靠自己的努力,想要達到神的標準,所以他把過去的好行為與今天的苦境比較,覺得不能接受。但是耶穌的榜樣是,我們的善行是「理所當然」的,同時我們遵行神的旨意也是「天經地義」的,包括背起十字架來跟隨主。這樣的信仰,才是基督信仰的核心,求神更新我們的理性與信心,與神的話語對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