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巴谷書  1:1 ~ 17

1:1 先知哈巴谷所得的默示。

1:2 他說:耶和華啊!我呼求你,你不應允,要到幾時呢?我因強暴哀求你,你還不拯救。

1:3 你為何使我看見罪孽?你為何看著奸惡而不理呢?毀滅和強暴在我面前,又起了爭端和相鬥的事。

1:4 因此律法放鬆,公理也不顯明;惡人圍困義人,所以公理顯然顛倒。

1:5 耶和華說:你們要向列國中觀看,大大驚奇;因為在你們的時候,我行一件事,雖有人告訴你們,你們總是不信。

1:6 我必興起迦勒底人,就是那殘忍暴躁之民,通行遍地,佔據那不屬自己的住處。

1:7 他威武可畏,判斷和勢力都任意發出。

1:8 他的馬比豹更快,比晚上的豺狼更猛。馬兵踴躍爭先,都從遠方而來;他們飛跑如鷹抓食,

1:9 都為行強暴而來,定住臉面向前,將擄掠的人聚集,多如塵沙。

1:10 他們譏誚君王,笑話首領,嗤笑一切保障,築壘攻取。

1:11 他以自己的勢力為神,像風猛然掃過,顯為有罪。

1:12 耶和華─我的 神,我的聖者啊,你不是從亙古而有嗎?我們必不致死。耶和華啊,你派定他為要刑罰人;磐石啊,你設立他為要懲治人。

1:13 你眼目清潔,不看邪僻,不看奸惡;行詭詐的,你為何看著不理呢?惡人吞滅比自己公義的,你為何靜默不語呢?

1:14 你為何使人如海中的魚,又如沒有管轄的爬物呢?

1:15 他用鉤鉤住,用網捕獲,用拉網聚集他們;因此,他歡喜快樂,

1:16 就向網獻祭,向網燒香,因他由此得肥美的分和富裕的食物。

1:17 他豈可屢次倒空網羅,將列國的人時常殺戮,毫不顧惜呢?

 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哈1:12 耶和華─我的 神,我的聖者啊,你不是從亙古而有嗎?我們必不致死。耶和華啊,你派定他為要刑罰人;磐石啊,你設立他為要懲治人。

 

3.默想分享
聖經背景:
一、時期:哈巴谷書約自主前625至606年間,那時正是神藉著眾先知所預言的審判將要來而尚未來,正是神因約西亞王追求復興而將審判挪后一段時間(王下22: 18~20),以致引起先知不能忍耐而向神提出問題(哈一 2~4)。根據3: 19看來,在那時還有聖殿和敬拜的事(參2: 20),只有在那裏才有伶長,由此可知先知的寫作或工作的地點是在此處,其發言之對象乃達於當時的猶大人。

二、地點:寫於猶大國的耶路撒冷。

三、背景:本書並未題及關於亞述之事,可能尼尼微已經衰微,將臨毀滅。按本書一 6 所題到的迦勒底人(即巴比倫人),可知巴比倫已興起取代亞述成為當代世界的新霸主。從此可見哈巴谷作先知時,應在猶大國第一次被巴比倫人擄掠之前。他是與先知西番雅和耶利米同期,或者在說預言時處於兩者之間,時值約西亞後期、約哈斯和約雅敬作猶大王。猶大國雖在約西亞為王時稍現復興景況,但改革果效十分短暫。約西亞戰死沙場後,法老王廢了約哈斯,另立約雅敬作猶大王。約雅敬在位11年,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,引致國道中落,靈性道德淪亡,爭端欺壓之事迭起,人們貪圖眼前之享樂,公然犯罪,對神的信仰消失殆盡(1:1~4)。先知眼見國家毫無公義正直,便向神呼求,並得而著神的回覆,寫下此卷書。

(1)v1~2「先知哈巴谷所得的默示。他說:耶和華啊!我呼求你,你不應允,要到幾時呢?我因強暴哀求你,你還不拯救。」先知哈巴谷得到的「默示」 ,照理來說是神對他說話,但我們看見內容很多時候是哈巴谷有很多的不滿,所以一直在向神提問,而且顯然神有一段時間是隱藏沈默的(v2)。

v2哈巴谷向神提出來的第一個問題是,神為什麼不理會我、不應允我、不回答我?

v3~4是哈巴谷的第二個問題:神為什麼對百姓的罪惡坐視不管?為什麼容許猶大長期處於不義之中?這裏面的不義包括:「罪孽、奸惡、毀滅和強暴、爭端和相鬥、律法放鬆、公理不顯明、惡人圍困義人、公理顯然顛倒。」

v5~11節是神對先知的第一次回答:神將借著迦勒底人懲罰猶大。結果這個回覆顯然並沒有解決哈巴谷的問題,反而更加增了他的痛苦。當哈巴谷埋頭關注國中的敗壞、義正詞嚴地質問神的時候,神卻要他抬頭「向列國中觀看」(v節)神的工作:神必從遙遠的東方「興起迦勒底人,就是那殘忍暴躁之民」(v6),管教陷在罪中的百姓。實際上,神在一百多年前亞哈斯、希西家王的時候,就已經安排好要「行一件事」(v5節),並且借著先知彌迦和以賽亞宣告:神要用巴比倫擄走陷在罪中的百姓,好把他們煉淨(彌4:10;賽39:6~7)。「雖有人告訴你們,你們總是不信」(v5),可能因為此時猶大是埃及的藩屬國,百姓不相信遠在2000多公里之外、剛剛興起的迦勒底能打敗強大的埃及、侵略猶大。迦勒底人雖然被神用作管教的器皿,但他們「以自己的勢力為神」(v11),並不敬畏真神,所以「顯為有罪」,將會因自己的罪遭到懲罰。

(2)神的第一個回答讓先知大跌眼鏡。先知看到國中「惡人圍困義人」(v4),所以求神伸張公義、拯救義人(v2);但神不但沒有拯救義人,反而將使用「殘忍暴躁之民」(v6)把惡人和義人連鍋端。因此,這個回答不但沒有解除哈巴谷的疑問,反而使他的問題更多了:v12~17節是哈巴谷發出的第二個問題:神為什麼使用惡人來懲罰義人?神為什麼要「以暴治暴」?哈巴谷難以明白神的旨意。

神為何像殘忍會漁夫,用鉤子和網子將善良的百姓一網打盡?哈巴谷可能以為,猶大的以色列人雖然犯罪,總不能讓外邦人來懲罰,因為外邦人更多罪行,而以色列人終究是神的子民。

康來昌牧師:「但我們的問題在這裡,神如果興起、攻打時,往往那些惡勢力、貪官污吏、該殺的人,是比較有辦法,先買好飛機票跑掉了,或先跟巴比倫人勾結好了的。那被殺的,常常是我們認為無辜的小民。是有這些現象,經文沒有這樣講,但我提醒各位。那麼,我們的答案是什麼?在所有講到『人間公平問題』的時候,我們要相信神今天所施行的審判和恩典,必定有我們覺得不公平的地方。奧古斯丁的答案就是,『如果今生看到一切都是公平的報應,那就不需要有最後的審判了。』所以我們承認今天會有不公平,要等最後的審判。但我們也會說,今天不會一點公平的報應都沒有,如果一點都沒有,那這世界真是一秒鐘也活不下去。所以我們就活在一個混合的情況下:這世界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,但也還有一點公平。這我都覺得是我們信心很困難的地方,又不好完全的相信,又沒有辦法完全的否定。我們會在哈巴谷書看到很漂亮的答案。在這裡哈巴谷說:『神,祢是公平,派迦勒底人(就是巴比倫人)起來攻打我們這些得罪你的。但賞罰還是不夠公平,祢好像都沒有看清楚那些行詭詐的惡人。』似乎真是這樣,我承認,但我很難解釋。如果有信心,就能承認、能接受,甚至可以做解釋;沒有信心,就很難解釋。」

 

4.今天的回應
哈巴谷就像先知中的約伯,兩者都在探討受苦的問題,但約伯面臨的是個人的受苦,而哈巴谷關注的乃是國家的問題。起初,先知不明白神為什麼用殘暴邪惡的迦勒底人來管教祂的百姓,讓「惡人吞滅比自己公義的」(1:13)。但實際上,神的百姓和迦勒底人一樣滿了「強暴」(1:2;2:8),就和大洪水之前「地上滿了強暴」(創6:11、13)的光景一樣;神使用「為行強暴而來」(1:9)的迦勒底人,讓百姓飽嘗「強暴」的惡果,是為了讓百姓徹底脫離「強暴」。因此,當先知認識到百姓的全然敗壞之後,就不敢再自以為義地祈求神伸張公義(1:2~4),而是祈求神「在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念!」(3:2),仰望「惟義人因信得生」(2:4)的寶貴應許,因此在管教中「因耶和華歡欣,因救我的神喜樂」(三19)。同樣的道理,也適用在我們今天為台灣禱告:「求神在發怒的時候,以憐憫為念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