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巴谷書  2:1 ~ 8

2:1 我要站在守望所,立在望樓上觀看,看耶和華對我說甚麼話,我可用甚麼話向他訴冤(向他訴冤:或譯回答所疑問的)。

2:2 他對我說:將這默示明明地寫在版上,使讀的人容易讀(或譯:隨跑隨讀)。

2:3 因為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,快要應驗,並不虛謊。雖然遲延,還要等候;因為必然臨到,不再遲延。

2:4 迦勒底人自高自大,心不正直;惟義人因信得生。

2:5 迦勒底人因酒詭詐,狂傲,不住在家中,擴充心欲,好像陰間。他如死不能知足,聚集萬國,堆積萬民都歸自己。

2:6 這些國的民豈不都要提起詩歌並俗語譏刺他說:禍哉!迦勒底人,你增添不屬自己的財物,多多取人的當頭,要到幾時為止呢?

2:7 咬傷你的豈不忽然起來,擾害你的豈不興起,你就作他們的擄物嗎?

2:8 因你搶奪許多的國,殺人流血,向國內的城並城中一切居民施行強暴,所以各國剩下的民都必搶奪你。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哈2:3 因為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,快要應驗,並不虛謊。雖然遲延,還要等候;因為必然臨到,不再遲延。
2:4 迦勒底人自高自大,心不正直;惟義人因信得生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v1「我要站在守望所,立在望樓上觀看。」哈巴谷就繼續在那裡喊冤,希望看到上帝的作為。以西結書特別講到這常常是先知的一個責任,在一個城裡,守望之處常常是最高的地方,要看有沒有敵人來攻打。因此守望的人往往是第一個死,敵人的箭就先往瞭望台射。當然在聖經裡,守望的不只是會斥責罪惡,也是看到耶和華的震怒來了,要大家趕快悔改,好讓這攻擊的軍隊撤回去。所以守望者不僅在預言將來的艱難,也在提醒人:這將要來的艱難,可以因為你的悔改而消失。這是守望者的工作。

v2「容易讀」直譯是“讀的人可以跑”,即能方便迅速地閱讀。神指示哈巴谷把祂的答案寫在“版”上,好叫閱讀的人能“隨跑隨讀”,宣佈他所讀的。最後一句也可作“使讀的人容易讀”,好叫那些只掃視這塊版的人也能容易讀到。──《雷氏研讀本》

v3~4神第二次的答覆哈巴谷,說明到了時候,自高自大的迦勒底人也要受到刑罰。v3「因為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,快要應驗,並不虛謊。雖然遲延,還要等候;因為必然臨到,不再遲延。」神做事有「神的方式」與「神的時候」,這二件事,正是神彰顯祂完全之主權的憑據。世人總是想要掌控一切,特別是想要「按照我的意思、方式和時間表」來掌握一切,否則人就沒有安全感。神要神的兒女學會交託與信靠,特別當「神的方式」與「神的時候」與我們自己的想法不符的時候,我們是否能夠信靠到底。

v4 「迦勒底人自高自大,心不正直;惟義人因信得生。」康來昌牧師:「這就是「因信稱義、因信得生」的經文出處,當然這裡這句話的意思,可能重點不在「義人對上帝是要有信心」,而重點在講到「信是義人的信實」。也就是比較不是強調義人在艱難時信靠上帝,得到生命;而是義人在大家都不義的時候,他能信實的繼續持守他對上帝的信靠。我們通常講「因信稱義」,就是我很爛、什麼都不好,但上帝很可靠,我信靠上帝。這沒有錯,但在這裡比較是在講到「一個人在任何情形下都不變節,那就能活下去」。不過再想想,其實這兩個也沒有太大差距,能在任何時候不變節的繼續信,是因為上帝憐憫、恩待你。上帝是信實的,也包括這樣的信念,使你繼續能夠有信心。」

v5~20神宣告了迦勒底人的五禍(v6、9、12、15、19),總共5次說到「禍哉(有禍了)」。《啟導本註釋》──v5~6上為引言,說迦勒底人的貪欲象墳墓一樣永難滿足。五禍用詩歌形式寫成,分成兩大段。v6~14為上段;v15~20為下段;每段都以應認識敬畏神的話作結(v14、20)。

v5「迦勒底人…,擴充心欲,好像陰間。他如死不能知足…」聖經中陰間、地獄還有無底坑,都是指罪人最終的居所。罪人的私慾,就像是個「無底坑」,沒有停止的一天。事實上,活在世上的罪人也是一樣,在罪惡中說「沒關係,繼續犯罪,我已經習慣了。」其實並不是如此,繼續犯罪,那犯罪的痛苦會越來越深,沒有哪一天停止。而且貪慾的渴求只會越來越多,到最後的結局就是墮入陰間。迦勒底人,或是不肯悔改的罪人,有無限的貪欲,不斷地一味貪得無厭,情形就是到陰間裡,到了一個怎麼填都填不滿的地方。「禍哉!迦勒底人,你增添不屬自己的財物,多多取人的當頭,要到幾時為止呢?」(v6)

v6~8迦勒底人第一個禍:因掠奪他人而招致:擄掠別人、施行強暴的人有禍了,因為搶奪者必被「搶奪」(v8)。他們將別人的財物占為己有(v6),並為此擄掠許多國家(v8)。到了神所定的日期,迦勒底人所侵擾的國家會反過來搶奪他們。縱使義人受逼迫,惡人亨通,但最終惡人會照著他們所種的收取結果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哈巴谷看到國家的不公義,不知道怎麼辦,只能來到神的面前尋求神。他自稱好像是「站在守望所,立在望樓上觀看,看耶和華對我說甚麼話,我可用甚麼話向他訴冤。」反觀我們今天好像很多人對國家社會的動蕩亂象無感,只是一味追求個人的私事;另一個層面是我們把一切責任推託是政治人物的事,卻不知道我們可以來到神的面前,成為守望者,為國家社會禱告守望。哈巴谷另一個痛苦,就是當神說話了,卻不是他想聽的,因為神要用殘暴的敵人來管教以色列子民,然後再刑罰迦勒底人;而且這裏的每一件事,都有神的「日期時間」,照著神的旨意前進!哈巴谷的責任,就是傳講神的旨意,而不是自己的「想法」,為神的旨意忠心與禱告!我們今天基督徒,不是只有關心自己教會的人多人少,更多是關心整個國家社會的需要,來到神面前成為「君尊的祭司」,為國家守望,成為守望者,尋求神的旨意!我們對於神的旨意,更是絕對忠心與順服,相信神的美意高過我們的想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