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巴谷書  3:1 ~ 19

3:1 先知哈巴谷的禱告,調用流離歌。

3:2 耶和華啊,我聽見你的名聲(或譯:言語)就懼怕。耶和華啊,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,在這些年間顯明出來;在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念。

3:3  神從提幔而來;聖者從巴蘭山臨到。(細拉)他的榮光遮蔽諸天;頌讚充滿大地。

3:4 他的輝煌如同日光;從他手裏射出光線,在其中藏著他的能力。

3:5 在他前面有瘟疫流行;在他腳下有熱症發出。

3:6 他站立,量了大地(或譯:使地震動),觀看,趕散萬民。永久的山崩裂;長存的嶺塌陷;他的作為與古時一樣。

3:7 我見古珊的帳棚遭難,米甸的幔子戰兢。

3:8 耶和華啊,你乘在馬上,坐在得勝的車上,豈是不喜悅江河、向江河發怒氣、向洋海發憤恨嗎?

3:9 你的弓全然顯露,向眾支派所起的誓都是可信的。(細拉)你以江河分開大地。

3:10 山嶺見你,無不戰懼;大水氾濫過去,深淵發聲,洶湧翻騰(原文是向上舉手)。

3:11 因你的箭射出發光,你的槍閃出光耀,日月都在本宮停住。

3:12 你發忿恨通行大地,發怒氣責打列國,如同打糧。

3:13 你出來要拯救你的百姓,拯救你的受膏者,打破惡人家長的頭,露出他的腳(原文是根基),直到頸項。(細拉)

3:14 你用敵人的戈矛刺透他戰士的頭;他們來如旋風,要將我們分散。他們所喜愛的是暗中吞吃貧民。

3:15 你乘馬踐踏紅海,就是踐踏洶湧的大水。

3:16 我聽見耶和華的聲音,身體戰兢,嘴唇發顫,骨中朽爛;我在所立之處戰兢。我只可安靜等候災難之日臨到,犯境之民上來。

3:17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,葡萄樹不結果,橄欖樹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糧食,圈中絕了羊,棚內也沒有牛;

3:18 然而,我要因耶和華歡欣,因救我的 神喜樂。

3:19 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;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,又使我穩行在高處。這歌交與伶長,用絲弦的樂器。

 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哈3:2 耶和華啊,我聽見你的名聲(或譯:言語)就懼怕。耶和華啊,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,在這些年間顯明出來;在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念。
3:17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,葡萄樹不結果,橄欖樹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糧食,圈中絕了羊,棚內也沒有牛;
3:18 然而,我要因耶和華歡欣,因救我的 神喜樂。
3:19 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;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,又使我穩行在高處。這歌交與伶長,用絲弦的樂器。

 

3.默想分享
經文背景:先知問了兩個問題(1:2~4、1:12~17),得到神兩次清楚的回答(1:5~11、2:1~4),因此完全降服在神的旨意中,仰望神的應許的成就,第三章是哈巴谷的頌讚詩。

(1)v2「耶和華啊,我聽見你的名聲(或譯:言語)就懼怕。耶和華啊,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,在這些年間顯明出來;在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念。」這節經文經常被許多人用來呼求「神的復興」臨到這地。我們先要對神的話語有一個「敬畏」的態度,在敬畏之下,我們祈求「神的恩典」與「憐憫」,臨到一切「不配」,但願意悔改歸向神的百姓身上。「復興」的原文作「使它活過來」,神的憐憫是本來要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的世人「活過來、靈性甦醒」,「為自己的名引導我們走義路」,這就是屬靈的復興,從「偏行己路」悔改轉向「專一跟隨主」。

v3~7是描述神的顯現,v3講「神的榮光」,v4講「祂的輝煌」,v5節講「在祂前面有瘟疫流行」。這裡講到上帝發出光來,像太陽光,給大地有生機;發出光來,可以是祂的話語、真理、慈愛。但在這裡,神發出光來,真的是「死光」,發出光來就是瘟疫、熱症。先知希望求神發出的作為是興起百姓,但神發出的作為也可以是殺人。我們都渴望神的彰顯,但舊約不斷啟示神的顯現,對罪惡的世人是帶來毀滅的審判;對敬畏悔改的子民則是醫治的大能與生命的活力。

v8~15描述神的爭戰和拯救。《串珠聖經註釋》──神的顯現有如戰士臨到敵人一般:神的介入往往帶來宇宙性的騷動,但這些騷動也可能指以色列人出埃及進迦南的情景。《啟導本註釋》──v8用英勇的戰士來描寫神,可指神在埃及施災難,叫紅海和約但河分開,讓以色列人過去。v9“弓全然顯露”是說露出弓準備使用。“向眾支派所起的誓,都是可信的”:有的譯為“把箭袋裝滿箭矢”。此處的弓箭或指閃電,如同天上的弓箭手射出的箭。

v16「我聽見耶和華的聲音」原文是「我聽見」,可能指先知在異象中聽見敵人行軍的聲音。先知數算神在歷史上拯救百姓的作為,盼望神復興這些大能的作為(v2)。雖然他一想到即將臨到的災禍就「戰兢」(v16),但他知道神必得勝,所以在「戰兢」中靜待神的管教到來。先知在「戰兢」中的信靠,引出了v17~19節的信心凱歌。

v17 ~18「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,葡萄樹不結果,橄欖樹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糧食,圈中絕了羊,棚內也沒有牛;然而,我要因耶和華歡欣,因救我的 神喜樂。」有人用這節經文作了一首詩歌,如同約伯記一樣,安慰了無數信靠神的靈魂。其實如果基督徒肯專心查考約伯記與哈巴谷書,又豈會無知的相信錯謬的「成功神學」?

「無花果」、「葡萄」和「橄欖」(v17)都是古代以色列的主要農作物,代表百姓的日用所需。無花果樹不發旺,是敵人將樹木都砍伐作為柴木來燒或作其他軍事的目的(王下3:25、賽9:10)。 橄欖樹為巴勒斯坦最重要的果樹,因為所供應的油料不僅可作燃燈之用,也可保護皮膚,不致被陽光所炙傷。現在橄欖樹也不效力。「不效力」的原意為「謊詐」,使人上當,因為果樹表面來看,可以結果,實際令人失望。田地不出糧食,因為被敵人侵犯蹂躪踐踏了。所以主食沒有了,又無飲料,因為葡萄樹不結果,無葡萄汁(或酒)可飲用。油料缺乏,橄欖樹令人失望。無花果也是重要的食料,現在都付諸闕如。嚴重的生計問題就發生了,這三項必需品若有供應,酒能悅人心,油能潤人面,糧能養人心(詩104篇),生活就安定。當敵人來侵犯,他們將圈內的羊,棚內的牛都宰殺來享用,使以色列陷在極端饑餓的狀態之中。迦南美地本來是流奶流蜜之地,草原豐盛,畜牧最好,現在只有荒涼、貧窮與缺乏。—唐佑之《天道聖經注釋─哈巴谷書》

v18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,因救我的神喜樂」(18節),原文是「我要在耶和華裡狂喜,在神—我的拯救裡喜樂」。哈巴谷心態翻轉,無論是「犯境之民上來」(v16)、還是生活困苦缺乏(v17),都能得著力量、滿有「喜樂」地擁抱即將到來的管教。人若「在耶和華裡」看見供應人、拯救人的立約之神在一切之上掌權,就可以經歷「狂喜」的喜樂。喜樂是聖靈的果子之一,是基督的性情,是屬靈成長的生命,不隨環境起舞,我們是「靠主喜樂」,而不是「靠環境快樂」。 這使我們想到彼得將要被殺的前一夜,卻在監獄中平安的熟睡;又想到保羅西拉被鞭打、被囚,卻在監裏敬拜讚美神。哈巴谷的信心,是超越環境的信心,也是基督徒一生要學習的功課。

v19「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,又使我穩行在高處」,指像母鹿一樣,穩定迅捷地行走在崎嶇險要的峭壁和山間。這是大衛禱告的詩句(撒下22:34),表明信靠神的大衛相信神在他一生所要經歷的曲折道路中,必然保守他行走穩當、有驚無險。同樣,信靠神的義人若順服在神的管教之下,神也必保守我們「穩行在高處」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從約伯的榜樣,提醒我們:一個人到底是為了什麼理由要來相信上帝?甚至為什麼要行義?為什麼要活出正直完全?是為了「世上的祝福」嗎?讀約伯記肯定會叫許多人失望。從哈巴谷的榜樣,什麼理由能夠叫一個人歡欣喜樂?生活充滿力量?是活在世上心享事成、成功發達嗎?讀哈巴谷書同樣也會打臉這種看法的人。就連耶穌勸勉吃餅得飽的群眾,你們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(今生的需要),要為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(追求神的話語活出神的生命),結果群眾退去只剩下12門徒,彼得說了一句曠世名言:「在祢有永生之道,我們還跟從誰呢?」

哈巴谷從神那裏,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:上帝決定興起殘暴的迦勒底人管教以色列,然後再刑罰迦勒底。但是哈巴谷的結局,是他不因為「無花果是否發旺、葡萄樹是否結果、橄欖樹是否效力、田地是否產出糧食、圈中棚內是否還有牛羊…」而高興,卻是「單單」因為「耶和華」而歡欣喜樂!金錢、環境、名聲、地位、學問…,不是他的力量,唯有「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」。從整本聖經,我們好好思想一下,我們到底為什麼要信主?我們的信仰到底在追求什麼?我們到底是行在正路義路之上?還是引到滅亡的大道?我們跟隨的對象是「主自己」?還是宗教的瞎子?聖經就有答案!只是我們是否願意聽話順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