約伯記  19:21~ 29

19:21 我朋友啊,可憐我!可憐我!因為 神的手攻擊我。

19:22 你們為甚麼彷彿 神逼迫我,吃我的肉還以為不足呢?

19:23 惟願我的言語現在寫上,都記錄在書上;

19:24 用鐵筆鐫刻,用鉛灌在磐石上,直存到永遠。

19:25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,末了必站立在地上。

19:26 我這皮肉滅絕之後,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 神。

19:27 我自己要見他,親眼要看他,並不像外人。我的心腸在我裏面消滅了!

19:28 你們若說:我們逼迫他要何等地重呢?惹事的根乃在乎他;

19:29 你們就當懼怕刀劍;因為忿怒惹動刀劍的刑罰,使你們知道有報應(原文是審判)。

 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伯19:25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,末了必站立在地上。
19:26 我這皮肉滅絕之後,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 神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v21~22約伯與朋友的關係,從雙方一開口說話之後,就充滿了許多的血氣、不滿、控告、爭辯。約伯先前責備朋友們們詭詐(6:15)、賣友(6:27)、愚昧(12:2~3、13:2)、無用(13:4)。他責備他們虛謊(13:7)、欺哄(13:8~9)、使人愁煩(16:2)、壓碎人(19:2)。直到v21「我朋友阿,可憐我,可憐我,因為神的手攻擊我。」我們看見約伯其實一開始曾有指望能夠從朋友那裏得到安慰與幫助,沒想到得到的卻像神一樣,又是逼迫與攻擊,造成約伯是傷上加傷、苦上加苦,約伯的口氣中,盡是忿怒與無奈。

v23~24《約伯記雷氏研讀本》─ 約伯對於在今生得到公正的審斷已感到絕望,於是希望他的案件可以“記錄在書上”。他想起一般的書籍會朽壞,便又盼望鐫刻在鉛版上或磐石上。約伯希望將自己無罪的辯證記錄下來(寫在書上、用鐵筆和鉛刻在磐石上),永留紀念,作為憑證。

v25~27約伯突然發出在整個約伯記中最有盼望與亮光,也是廣被人喜愛傳頌的一句話:「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…」,並且三次強調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」(v26~27)。解經家摩根(G. Campbell Morgan)論到這段經文,他說:「他像一支以空氣撥動的豎琴,在微風的吹拂下,奏出美麗的樂章。」「救贖主」或作「辯護者」,約伯在極其痛苦的光景之中,聖靈在約伯的話語中發出屬天的亮光,帶下安慰人心的力量,就是我們的神是永遠活著的神,也是鑑察一切的神。將來每一個人,都要「在肉體之外得見 神。我自己要見他,親眼要看他,並不像外人。」約伯的盼望在於神必會為他辯護伸冤,還他清白,因為這個指望在目前是看不見的,但約伯期待「見主面的那一天,一切都能夠清楚明朗」,尤其對一切受到冤屈不平之人而言,更為重要。「我的心腸在我裡面消滅」:他何等渴慕他的希望立刻實現。―《串珠聖經註釋》

v28~29約伯與朋友雙方講話越來越重,越來越不好聽。約伯在這裏講的話,康來昌牧師:「神會刑罰你們,你們會得到報應的!我知道我是一定能見到這位復活主;如果這位主是這麼有能力能使我復活,那這位主一定也是全然公義、聖潔,一定會刑罰你們;你們現在說我們要來好好的責備、逼迫約伯,那你們要小心,上帝會報應的。這時雙方講話都不客氣,在不客氣中約伯也還有些許的真理,上帝是會報應;只是這些朋友原來是來安慰現在變得好像仇人一樣,我們頗遺憾。」

 

4.今天的回應
年輕的時候就經常唱,也很感動的這首詩歌:「我知道我的救贖者活著」,卻不知道原來是約伯的禱告。今天讀來,發現歷史上有許多美好的基督教詩歌,原來經常都是在最深的黑夜裏,詩人發自內心深處的頌讚歌聲,傳頌後世,至今仍使我們得著安慰與感動:
我知道我的救贖者活著,祂是永活的主;
當我在深谷迷失時,祂領我走正義路。

我知道我的救贖者活著,祂是永活的主;
當我在曠野孤獨時,祂伴我作我的燈。

我知道我的救贖者永遠活著,我心不再憂慮;
我要在每一個日夜中,領受祂的豐盛之愛。

我知道我的救贖者永遠活著,我靈不再沉睡;
當號角響起的那一天,我將見祂榮光之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