約伯記  20:1 ~ 11

20:1 拿瑪人瑣法回答說:

20:2 我心中急躁,所以我的思念叫我回答。

20:3 我已聽見那羞辱我,責備我的話;我的悟性叫我回答。

20:4 你豈不知亙古以來,自從人生在地,

20:5 惡人誇勝是暫時的,不敬虔人的喜樂不過轉眼之間嗎?

20:6 他的尊榮雖達到天上,頭雖頂到雲中,

20:7 他終必滅亡,像自己的糞一樣;素來見他的人要說:他在哪裏呢?

20:8 他必飛去如夢,不再尋見,速被趕去,如夜間的異象。

20:9 親眼見過他的,必不再見他;他的本處也再見不著他。

20:10 他的兒女要求窮人的恩;他的手要賠還不義之財。

20:11 他的骨頭雖然有青年之力,卻要和他一同躺臥在塵土中。

 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伯20:2 我心中急躁,所以我的思念叫我回答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v1~2瑣法第二次的發言,可能是聽見約伯警告他們的話,若是繼續論斷約伯,他們也要被自己的話語所評斷,將來同樣要接受神公義的審判與報應(19:28~29),瑣法自己承認「心中急躁」(v2),忍不住情緒,繼續憑著血氣、情緒與忿怒「你來我往、針鋒相對」。v3好笑的是,約伯以朋友們控告他一定有罪為奇恥大辱,惡意誣告;同樣的瑣法也把約伯反駁的話語當作是對他們的「羞辱」,因此惱羞成怒、怒氣填膺,其詞鋒銳利,報復心態強烈。

v4~9瑣法仍然強調惡人的誇勝、喜樂、尊榮,都是暫時的、不過轉眼之間、終必滅亡,像自己的糞一樣、無處可尋。他們飛去如夢、被趕去如夜間的異象(v8);不再得見(v9)。v10意思就是說惡人的兒女是這麼可憐,要求窮人的恩,意思就是說比窮人還可憐,要請窮人來幫助他;他們過去所有的東西都要要賠還。v11意思是惡人在年輕力壯的時候就死了。

從這裏包括瑣法的三個人,真的是可以發現他們的話語中並沒有新意,反反覆覆,說的內容幾乎都只是在堅持他們認為「惡人有惡報」的陳腔濫調,同時也暗指明指,約伯就是這個活該受罰的惡人。就這一點,真是顯出他們的「智慧有限」,不及約伯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如果仔細研究約伯三友的對話時,可以注意他們通常是對約伯回應自己的話最敏感,我們可以想像約伯一回應完,朋友就思考回應的方式,並且在其他人與約伯對話時繼續收集資料做為武器,直到自己發言的時候臨到。因此如果要了解對話的思路,最好回到約伯上次回應此人的記載去看一下。也覺得包我在內,現代人普遍渴望別人認真聽見我們說話,但是我們聽人講話的能力卻十分的微弱,經常對別人的說話:「聽而不聞」、「只聽想聽的」、「聽到不想聽的就惱羞成怒」、「不斷挿嘴打斷」…。約伯三友也是一樣,想要約伯聽他們的話,對於約伯的反駁卻十分在意與惱怒,這樣的人如何成為輔導者?只適合參加「辯論社團」而已。我們今天想要服事主的人,恐怕「聽人說話」的能力,與「接受改進」的能力,是相當重要與基本的操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