約伯記  21:1 ~ 16

21:1 約伯回答說:

21:2 你們要細聽我的言語,就算是你們安慰我。

21:3 請寬容我,我又要說話;說了以後,任憑你們嗤笑吧!

21:4 我豈是向人訴冤?為何不焦急呢?

21:5 你們要看著我而驚奇,用手摀口。

21:6 我每逢思想,心就驚惶,渾身戰兢。

21:7 惡人為何存活,享大壽數,勢力強盛呢?

21:8 他們眼見兒孫,和他們一同堅立。

21:9 他們的家宅平安無懼; 神的杖也不加在他們身上。

21:10 他們的公牛孳生而不斷絕;母牛下犢而不掉胎。

21:11 他們打發小孩子出去,多如羊群;他們的兒女踴躍跳舞。

21:12 他們隨著琴鼓歌唱,又因簫聲歡喜。

21:13 他們度日諸事亨通,轉眼下入陰間。

21:14 他們對 神說:離開我們吧!我們不願曉得你的道。

21:15 全能者是誰,我們何必事奉他呢?求告他有甚麼益處呢?

21:16 看哪,他們亨通不在乎自己;惡人所謀定的離我好遠。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伯21:4 我豈是向人訴冤?為何不焦急呢?
21:5 你們要看著我而驚奇,用手摀口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約伯對瑣法的第二次談話作出的抗辯,也是對三個朋友的答辯。對於朋友們的談話,以利法曾把自己的話說成是神的安慰(15:11),但約伯卻得不到他們的安慰,反得到更多的愁煩(16:2)。v2~6所以約伯要求朋友們「認真且仔細地傾聽」,讓他能充分表達,也請朋友們能夠「設身處地」,充分理解約伯的觀感與見解,然後再作回應,這就算為他們能夠給約伯帶來的安慰,而不要過分主觀,一味譴責。v4約伯是對神訴冤,因為他相信神才是他一切苦難的源頭,所以必須從神身上找答案。但是神卻沈默不回應,約伯才會心生焦急、心中憂悶、缺乏忍耐。v5約伯呼籲三個朋友,請他們看清楚他的苦難有多麼殘酷,並尋求他們的憐憫。v6當他想到自己的悲慘,又或想到惡者昌盛,義人受苦,就會內心驚惶,身體戰兢。因為他所敬愛、忠心服事的神,如今對他來說已成了一個謎,超過他的理解了。這對我們每個人而言,同樣都是需要學習的課題。

(2)v7~16剛好與瑣法相反,約伯提出反駁,就是惡人為何興旺,大享亨通?惡人的遭遇:
享大壽數、勢力強盛(v7)
兒孫堅立、家宅平安(v8~9)
牛羊眾多、事業順利(v10)
子孫成群、縱情享樂(v11~12)
諸事亨通、生死皆安(v13)
目中無神、藐視自恃(v14~15)

v16「看哪,他們亨通不在乎自己,惡人所謀定的離我好遠。」上半節似乎暗示神有分使惡人昌盛,雖然約伯不能理解。「惡人所謀定的離我好遠」,即便惡人能享祝福,但約伯並不會因此羡慕惡人而行惡。

約伯與瑣法的言論,都有誇大其詞,似乎為要贏得辯論,而講極端。事實上惡人好人一樣,在現實生活上都會遭遇生老病死、酸甜苦辣。使惡人義人不同的,並不是環境,而是內心與生命的反應態度不同。約伯因為受到的苦太過沈重,顯然不太能接受自己為何會像惡人受苦的事實,卻看見其他惡人卻大享亨通?但是可貴的是,約伯在神面前始終保持他的信心與純正,依然拒絕惡人的謀算(v16)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義人為何受苦?惡人為何享福?三個朋友堅決反對這種論點,一意主張神必「賞善罰惡」。但約伯卻不斷指出現實的情況,到處皆是,豈容反駁?今天的教會同樣面對這樣的張力,就是我們到底是否真正認識神,認識信仰?我們心目中的神,到底是屬於約伯式的?還是三個朋友的?還是已經超越約伯與三友,已經能夠「親眼見神」?讀約伯記,盼望我們「心意更新而變化」,認識一位「又真又活」的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