約伯記  34:21 ~ 37

34:21  神注目觀看人的道路,看明人的腳步。

34:22 沒有黑暗、陰翳能給作孽的藏身。

34:23  神審判人,不必使人到他面前再三鑒察。

34:24 他用難測之法打破有能力的人,設立別人代替他們。

34:25 他原知道他們的行為,使他們在夜間傾倒滅亡。

34:26 他在眾人眼前擊打他們,如同擊打惡人一樣。

34:27 因為他們偏行不跟從他,也不留心他的道,

34:28 甚至使貧窮人的哀聲達到他那裏;他也聽了困苦人的哀聲。

34:29 他使人安靜,誰能擾亂(或譯:定罪)呢?他掩面,誰能見他呢?無論待一國或一人都是如此

34:30 使不虔敬的人不得作王,免得有人牢籠百姓。

34:31 有誰對 神說:我受了責罰,不再犯罪;

34:32 我所看不明的,求你指教我;我若作了孽,必不再作?

34:33 他施行報應,豈要隨你的心願、叫你推辭不受嗎?選定的是你,不是我。你所知道的只管說吧!

34:34 明理的人和聽我話的智慧人必對我說:

34:35 約伯說話沒有知識,言語中毫無智慧。

34:36 願約伯被試驗到底,因他回答像惡人一樣。

34:37 他在罪上又加悖逆;在我們中間拍手,用許多言語輕慢 神。

 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伯34:36 願約伯被試驗到底,因他回答像惡人一樣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v21~30以利戶繼續為上帝辯護,如約伯三友一樣。約伯認為自己沒有犯什麼大罪,卻要遭此苦難,所以他不斷想要來到神的面前陳明,請上帝跟他當面對質。以利戶變得和其他三友一樣,看不慣約伯這樣的態度和說法。v21~30以利戶強調:
一、神是全知的神:「神注目觀看人的道路,看明人的腳步。」(v21),所以他鑑察一切,人無法躲藏。人不必非到神面前不可,因為上帝有能力能夠隨時施行審判。(v21~24)

二、神必按公平審判:神知道每個人的行為,所以神擊打惡人,卻垂聽貧窮困苦人的哀聲。(v25~28)

三、神一直都在,並按己意行事(v29~30):約伯在談話中不斷「求神出來,好像在法庭一樣,可以與他當面對質。」以利戶強調神始終都在,也一直都在工作,我們不能要求上帝。v29「他使人安靜,誰能擾亂呢?他掩面,誰能見他呢?」─「 如果神不採取行動(安靜),誰能譴責神呢(定罪)?就算神掩面不看,仍知道一切事。」意思是神有時候向人隱藏靜默,並不代表神不在,只是人無法察覺,但神仍在掌權,行做萬事。

(2)v31~37《聖經精讀本》─ 以利戶在第二次辯論的結尾部分,重新將話鋒轉向約伯,判斷約伯理當被定罪並督其悔改,與朋友們毫無二致。因為以利戶的態度更為慎重而客觀,帶給約伯的悲哀也應該是更為深重的。

v31~33以利戶責備約伯不受管教,不肯認罪。在這方面,約伯和三友態度一樣,堅持約伯的苦難痛苦來自於自己的罪過,因此責備約伯,勸他降服悔改。v33「他施行報應,豈要隨你的心願、叫你推辭不受嗎?選定的是你,不是我。你所知道的只管說吧!」可譯為「祂因你拒絕不接受,就隨你的心願施行報應嗎?是你應該選擇,而不是我」(和合本修訂版,英文ESV譯本),意思是神在人身上的工作,並不是根據人的自我感覺。

v34~35以利戶責備約伯:「約伯說話沒有知識,言語中毫無智慧」(v35)。因為約伯曾說過:「神明白智慧的道路,曉得智慧的所在」(28:23),約伯承認「在神有智慧和能力,祂有謀略和知識」(12:12、16),也相信「敬畏主就是智慧;遠離惡事就是聰明」(28:28),但以利戶卻認為約伯「說話沒有知識,言語中毫無智慧」,因為約伯的言語與他對智慧的看法自相矛盾。以利戶認為,面對苦難的正確態度,是對神說:「我所看不明的,求祢指教我;我若作了孽,必不再作」(v32),而不是一昧辯白、死不認罪。

v36~37以利戶責備約伯因為用言語輕慢神,所以是:「像惡人一樣、在罪上又加悖逆。」所以「願約伯被試驗到底。」意思是認為約伯應該受更多的苦,來消除他所認為約伯的錯誤觀念。《SDA聖經注釋》──拍手。表示憤慨,嘲笑和蔑視(見民24:10、伯27:23),以利這句話說得很粗魯,和三個朋友相似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以利戶的言語看起來有一些比三友高明一些的地方,但同樣也有與三友一樣無知自是的話語。這就提醒我:「不以言舉人,不以人廢言。」意思是要凡事察驗、分辨。過去台灣教會有一個迷思,就是如果是某某「名牧」講的話,我們就「照單全收」;但如果有牧師一夕跌倒,我們就完全「拒絕往來」。我覺得這都是非常錯誤的認知,因為再有名的牧師,也可能會說錯話的地方;或是牧師曾經犯罪跌倒,但他的教導只要符合聖經,仍有可取之處,就像約伯三友或以利戶一樣。

以利戶的「理論」看來都是「正確」的,但遺憾的是,約伯是超過他能理解的「特例」。因為約伯所遭遇的事一般人都無法理解,約伯把責任推到上帝身上,這就觸犯了許多「衛道人士」敏感的神經:「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上帝?要有問題,也一定是你有問題,上帝是絕對不會錯的!」這個邏輯在許多時候都行得通,唯獨在約伯身上卻行不通 。約伯記給我們所有想要服事主之人,很重要的提醒,我們不是神,也不要想當神想要掌握一切。甚至要小心「為神辯護」,很多事情並不是「非黑即白」這麼絕對。甚至有時候能夠說出:「這件事我也不知道答案,讓我們一起來禱告…」,可能就是最好的解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