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摩太後書  1:8 ~ 18

1:8 你不要以給我們的主作見證為恥,也不要以我這為主被囚的為恥;總要按 神的能力,與我為福音同受苦難。

1:9  神救了我們,以聖召召我們,不是按我們的行為,乃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;這恩典是萬古之先,在基督耶穌裏賜給我們的,

1:10 但如今藉著我們救主基督耶穌的顯現才表明出來了。他已經把死廢去,藉著福音,將不能壞的生命彰顯出來。

1:11 我為這福音奉派作傳道的,作使徒,作師傅。

1:12 為這緣故,我也受這些苦難。然而我不以為恥;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,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(或譯:他所交託我的),直到那日。

1:13 你從我聽的那純正話語的規模,要用在基督耶穌裏的信心和愛心,常常守著。

1:14 從前所交託你的善道,你要靠著那住在我們裏面的聖靈牢牢地守著。

1:15 凡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我,這是你知道的,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。

1:16 願主憐憫阿尼色弗一家的人;因他屢次使我暢快,不以我的鎖鍊為恥,

1:17 反倒在羅馬的時候,殷勤地找我,並且找著了。

1:18 願主使他在那日得主的憐憫。他在以弗所怎樣多多地服事我,是你明明知道的。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提後1:8 你不要以給我們的主作見證為恥,也不要以我這為主被囚的為恥;總要按 神的能力,與我為福音同受苦難。
1:9  神救了我們,以聖召召我們,不是按我們的行為,乃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;這恩典是萬古之先,在基督耶穌裏賜給我們的,
1:12 為這緣故,我也受這些苦難。然而我不以為恥;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,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(或譯:他所交託我的),直到那日。
1:13 你從我聽的那純正話語的規模,要用在基督耶穌裏的信心和愛心,常常守著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v8「你不要以給我們的主作見證為恥,也不要以我這為主被囚的為恥。」保羅寫信的時候,在羅馬帝國,十字架被認為是恥辱、愚昧的(林前1:23),十字架本來是用來對付罪犯最殘酷的刑具,後來羅馬皇帝逼迫基督徒,也用來殘害神的兒女,信心不堅固的人就會覺得成為基督徒,或是認識基督徒是一種「羞恥」的事。但其實神都不以拯救我們這些罪人為恥了,我們又如何自以為是的以福音為恥呢?「總要按 神的能力,與我為福音同受苦難。」耶穌早已提醒「凡立志在基督耶稣裏敬虔度日的,也都要受逼迫。」,所有跟隨主的門徒與保羅都經歷過被逼迫與殉道,保羅也說:「總要按 神的能力,與我為福音同受苦難。」神的能力可以幫助我們承受傳福音的苦難,同時為義受逼迫的人,將來的賞賜是大的!

v10~11神的福音,不是基於人的努力、優秀、功勞,完全是按著神的「旨意、恩典與憐憫」,臨到一切根本不配,但是願意憑信心領受的人身上,使人沒有一個在神面前是可誇的,或是可以談條件的。這福音「如今藉著我們救主基督耶穌的顯現才表明出來了」,也繼續透過所有「相信福音」的基督徒身上,我們所活出來的見證,一代一代繼續向世人表明唯有基督是真神,祂的拯救與真理都是真實可靠的。

v12「 為這緣故,我也受這些苦難。然而我不以為恥;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,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,直到那日。」保羅剛信主的時候,被大光照耀,他第一個問題:「主啊,你是誰?」如今將要面對死亡見主的面,他卻宣告:「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,也深信他…」保羅對基督的認識,從一開始的敵擋、無知,到末了的深信不疑,甚至可以為福音受逼迫與殉道,看見保羅屬靈生命的長大成熟,見證他的信心是真實的。我們信主耶穌,我們對神的「認識與信心」,到底有沒有成長?還活在嬰孩軟弱的階段嗎?我們能夠為福音受苦難嗎?

(2)v13~14「你從我聽的那純正話語的規模」,「規模」原文指建築師的草圖、原型或標準,也被譯為「榜樣」。保羅的教導是純正的真理,也是「善道」(v14),不可像異端一樣任意扭曲更改,而要用靠著內住的聖靈幫助,「常常守著」(v13)、「牢牢守著」(v14),不可因為環境的風吹雨打而動搖,就像保羅的宣告:「所信的道,我已經守住了。」

v15~18基督徒肢體之間真實的關係,特別在艱難的環境中特別容易「試驗」出來。當保羅因為福音被囚坐監的時候,有些人顯出他們信仰的不堅固,以福音為恥,也以保羅為恥:「凡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我,這是你知道的,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。」保羅傷心的不僅是與他們的關係,更是他們屬靈的生命受到虧損。但有悲有喜,有真關係與假關係,有假信徒也有真信徒:「願主憐憫阿尼色弗一家的人;因他屢次使我暢快,不以我的鎖鍊為恥。」這給我們很大的提醒,一個人信仰的真實,總是需要經過一些考驗,才能顯露內在真實的光景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保羅信主的一生,從一個問題開始:「主啊,你是誰?」,一直到他年長將死,終於能夠回答:「知道我所信的是誰,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。」保羅的一生,都是竭力追求更認識主;他對神的認識與信心是真實的,是瘋狂的,所以保羅不但不以福音為恥,甚至是以福音為瘋狂,可以犧牲生命與一切。我們對神的「認識」,通常只是停留在「表面的知識」,而不是「實際的認識」,難過我們今天的信仰經常反應出「以福音為恥」,或是「不冷不熱」?這也反應我們需要不斷的反覆追求,從「主啊,你是誰?」,直到有一天,我們也能像保羅一樣地說:「如今,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!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,直到那日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