約伯記  40:6 ~ 24

40:6 於是,耶和華從旋風中回答約伯說:

40:7 你要如勇士束腰;我問你,你可以指示我。

40:8 你豈可廢棄我所擬定的?豈可定我有罪,好顯自己為義嗎?

40:9 你有 神那樣的膀臂嗎?你能像他發雷聲嗎?

40:10 你要以榮耀莊嚴為妝飾,以尊榮威嚴為衣服;

40:11 要發出你滿溢的怒氣,見一切驕傲的人,使他降卑;

40:12 見一切驕傲的人,將他制伏,把惡人踐踏在本處;

40:13 將他們一同隱藏在塵土中,把他們的臉蒙蔽在隱密處;

40:14 我就認你右手能以救自己。

40:15 你且觀看河馬;我造你也造牠。牠吃草與牛一樣;

40:16 牠的氣力在腰間,能力在肚腹的筋上。

40:17 牠搖動尾巴如香柏樹;牠大腿的筋互相聯絡。

40:18 牠的骨頭好像銅管;牠的肢體彷彿鐵棍。

40:19 牠在 神所造的物中為首;創造牠的給牠刀劍。

40:20 諸山給牠出食物,也是百獸遊玩之處。

40:21 牠伏在蓮葉之下,臥在蘆葦隱密處和水窪子裏。

40:22 蓮葉的陰涼遮蔽牠;溪旁的柳樹環繞牠。

40:23 河水泛濫,牠不發戰;就是約旦河的水漲到牠口邊,也是安然。

40:24 在牠防備的時候,誰能捉拿牠?誰能牢籠牠穿牠的鼻子呢?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伯40:8 你豈可廢棄我所擬定的?豈可定我有罪,好顯自己為義嗎?
40:9 你有 神那樣的膀臂嗎?你能像他發雷聲嗎?

 

3.默想分享
(1)不知道有沒有人會覺得,上帝的表現,與我們想像與預期的十分不一樣。我總覺得,像約伯這麼好的人,在遭遇到這麼多冤枉與無故的苦難之後,上帝的出現應該帶著極大的憐憫與溫柔,來解答並撫平約伯心中的不平,好好安慰一番才對。結果上帝的顯現,卻是彰顯祂偉大的創造與權能,要折服約伯,讓約伯停止自己的自卑自憐,提昇約伯的眼光不再定睛在自己的身上,轉向更深的去認識這位創造萬物並掌管一切的主宰。上帝第一堂的自然課程,顯然並沒有真正的折服約伯,頂多只是讓約伯「口服心不服」而已,所以上帝繼續要為約伯上第二堂的「上帝自然課程」。

第二堂自然課的一開場,完全像第一堂課一樣:耶和華從旋風中回答約伯說:你要如勇士束腰;我問你,你可以指示我。」(v6~7)意思是叫約伯:「不要再抓撓自己的傷口,而要像個男人一樣挺身而立,繼續回答問題!」覺得上帝很殘忍嗎?事實上神的恩典夠我們用,神不要我們被自卑自憐給欺騙了,要提昇我們從神的眼光角度來看事情的真相,因為神所說的一切,就是「真理」,人的感覺理性,必須服在真理之下,而不能高過真理。

v8「你豈可廢棄我所擬定的?豈可定我有罪,好顯自己為義嗎?」意思是:「難道你可以隨意廢棄或否定我已經預定好的旨意?難道你認為我做錯了,又把我判定為有罪的,藉以彰顯你是公正公義的嗎?」約伯在被考驗之前,曾被上帝稱讚:「完全正直、敬畏神、遠離惡事。」但是當考驗的熬煉臨到約伯,便顯出他裏面的真相。所以約伯有誠實、正確的地方,被神稱讚;但也有愚昧、自大、自義的態度,也是被神責備。即使被神責備,也不是最終目的,神的目的是要藉由試驗顯出人的本相,賜下恩典幫助人悔改,使生命更加完全。約伯本來在遭遇苦難的初期選擇「不又口犯罪」,但是在朋友連番控告炮轟之下,約伯開始說出充滿情緒化、自卑自憐,又自大自義的話語。上帝要對付約伯的,正是這一個部分,上帝終極的目的,是要得著一個更像基督的完全人,但唯有試驗的熔爐能夠顯露人的隱情,並且濾掉渣滓,成就精金般的寶貴生命。

《活潑的生命》— 創造主的治理以公義為基礎,神在第二次發言中強調祂的「公義」和「義」,是人所不知道的(v8)。約伯對神看似矛盾的行為發出嘆息(3:20~26),又因神的審判不分「完全人」與「惡人」,將世界交在惡人手中,因而責問神(9:22~24),於是神回應約伯。神問約伯是否像祂一樣的資格:「你有 神那樣的膀臂嗎?你能像他發雷聲嗎?」(v9)神以反諷手法,要約伯證明自己的「公義」和「義」(v10~14),然而約伯所有的公義和他的辯論都救不了自己,只有統管宇宙的君王才有能力救他。

(2)v10~14因為約伯曾經抱怨上帝在處理義人與惡人的事上顯出不公平,責怪上帝並沒有消滅惡人,反倒叫像他這樣的義人受苦;因此上帝反諷約伯:「你有 神那樣的膀臂嗎?你能像他發雷聲嗎?你要以榮耀莊嚴為妝飾,以尊榮威嚴為衣服。」v11~14意思是:「如果你總覺得上帝這不對、那不對。那你來做做看,你能夠嗎?先不要談像上帝一樣去管理「宇宙萬有」(38章)、飛禽走獸(39章),就先單單管理這些「驕傲的人」和「惡人」(v12)吧。」現在神問約伯的就是:「你能消除嗎?你能把這些惡人制伏嗎?你能,我就承認你可以救你自己;你能,我就承認你是上帝。」如果用人的辦法,消滅驕傲的人與惡人,就是把他們全部消滅,但這樣全世界的每一個人都要滅亡了。神的方法是用屬靈的方法,藉由苦難對付人肉體裏面深藏的驕傲,唯有透過上帝賜下耶穌的救贖與聖靈的重生成聖,才能真正改變人的生命,除了神之外,那一個人能夠做得到?

v15~24上帝把約伯的眼光轉向了在所造之物中為首的河馬(v19)。其實中文翻成「河馬」,原文「比蒙 בַּהֲמוֹת/be·ha·mohth’」,是「野獸 בְּהֵמָה/be·ha·mä’」的複數,意思可能是「至尊之獸」,因為「它在神所造的物中為首」(v19)。這個詞在聖經中只出現過一次,並不能確定是什麼動物,有人認為可能是一種已經滅絕的陸地巨獸,類似於恐龍。也有學者認為就是河馬,或是大象、水牛。上帝要約伯觀察「河馬」,雖然和人類一樣都是上帝的受造之物:「我造你也造牠」,但是上帝造牠時有許多不凡的特點:
一、吃草與牛一樣」(v15),看起來很溫順,是人畜無害的食草動物。但它的力氣、尾巴、骨頭和肢體(v16~18)卻表明,河馬這個肥壯的肉體雖然表面溫順,實際上卻有巨大的破壞能力。

二、牠在神所造的物中為首」(v19),意思是「它在神所造的物中最優秀」,是百獸之王。

三、創造它的給它刀劍」(v19),也可譯為「只有創造它的能帶刀劍靠近它」(英文ESV譯本)。

四、「諸山給它出食物,也是百獸遊玩之處」(v20):崇山峻嶺為牠長出食物來,這些地方也是田野百獸的遊玩與戲耍之地。

五、v21~23這顯然是一種「水中動物」,即便是河水猛漲而漫過它,河馬也會依舊泰然自若。

吳獻章牧師:「跟其他五對動物不同的地方,在河馬面前上帝完全沒有質問約伯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「聽上帝的話」,如同河馬「聽從上帝的話」一樣。上帝介紹這個聽話動物的時候,看得出祂自己非常滿意這個動物的創造—這河馬全身孔武有力、腹部的肌肉多麼結實、尾巴硬似香柏樹、大腿的肌肉多麼壯美、單單吃草,卻成了龐然大物。這麼神奇的動物,約伯當然帶來了讚歎和羡慕。這讓人懼怕的動物,對上帝而言一點都不構成威脅:『約伯啊,看看我如何治理河馬,你就可以找到安全感的源頭—就是倚靠上帝。』」

 

4.今天的回應
上帝要教導約伯的功課,也是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學習的功課,就是我們對神的認識實在是太膚淺與無知了。而其中最大的原因,就是人老我罪性中的「以自我為中心」,把自己放得太大,而把上帝縮得太小。雖然我們有時候唱詩會唱:「祢真偉大」,我們的禱告也會說:「偉大奇妙神…」,但是我們很快就忘了。然後經常在態度、在禱告、在生活上,又經常顯露出自我中心、自以為義、自以為是的「老大心態」,而把神壓縮成為可以任憑我們使喚的小弟。我們一方面稱神為「主」,一方面又表現出「我是老大」的態度。上帝要約伯去觀察「河馬」的奇妙與力量,最重要的是透過河馬看到背後造河馬的「偉大奇妙神」。上帝不必跟人講這麼多的道理,祂只要求人要絕對的信靠與順服,唯有信得過上帝的人才能勝過試驗,就像亞伯拉罕願意獻以撒一樣沒有理由。問題是,這樣的上帝,我們今天的基督徒能夠信靠嗎?能夠敬畏嗎?還是想要像夏娃一樣,想要「像神」,想要「分別善惡」,結果犯了大罪?謙卑與信靠,是約伯要學會的功課,也是我一生的功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