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摩太後書  2:20 ~ 26

2:20 在大戶人家,不但有金器銀器,也有木器瓦器;有作為貴重的,有作為卑賤的。

2:21 人若自潔,脫離卑賤的事,就必作貴重的器皿,成為聖潔,合乎主用,預備行各樣的善事。

2:22 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慾,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、信德、仁愛、和平。

2:23 惟有那愚拙無學問的辯論,總要棄絕,因為知道這等事是起爭競的。

2:24 然而主的僕人不可爭競,只要溫溫和和地待眾人,善於教導,存心忍耐,

2:25 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;或者 神給他們悔改的心,可以明白真道,

2:26 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,可以醒悟,脫離他的網羅。

 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提後2:20 在大戶人家,不但有金器銀器,也有木器瓦器;有作為貴重的,有作為卑賤的。
2:21 人若自潔,脫離卑賤的事,就必作貴重的器皿,成為聖潔,合乎主用,預備行各樣的善事。
2:22 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慾,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、信德、仁愛、和平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v20~21雖然基督徒因為信了主,蒙主寶血赦免塗抹,因信稱義;但保羅仍指出在神的家中,卻有「貴重」與「卑賤」的器皿區別。首先要談的,我們並不是「寶貝」,因為寶貝是指基督,而是盛裝寶貝的「器皿」。寶貝喜歡放置的器皿,就是「貴重」的器皿,反之,寶貝不喜歡放置的器皿,就是卑賤的器皿。神這位寶貝,喜歡與誰同在?當然是「聖潔」的器皿,而不是被世俗玷污的器皿。所以貴重或不貴重,並不是由器皿本身條件決定的,而是神喜歡「與誰同住」,那人就是貴重的;神不喜歡與誰同住,反倒成為卑賤的。

神喜歡與誰同住、同行、同工?人當如何預備自己成為貴重的器皿?保羅在這裏指出(v21):「人若自潔,脫離卑賤的事─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,合乎主用,預備行各樣的善事。」這裏的「自潔、脫離卑賤的事」,都是「人的責任」,也都是為了要「預備好自己」成為「聖潔、貴重的器皿」。當我們認真預備好自己,就成為「合乎主用」的器皿,而不是難用、不能用的器皿。「預備行各樣的善事」,善事指的不是世上的好事,而是指「合神旨意」的事,我們的責任是不斷地、時時預備好自己,就好像以賽亞說的:「我在這裏,請差遣我!」

v22~26保羅繼續勸勉提摩太要如何「自潔、脫離卑賤的事」,第一個就是逃避「少年人的私慾」(v22)、二、要棄絕「那愚拙無學問的辯論」(v23)、三、「不要爭競」(v24),這都是屬於「消極的作為」。另外還有積極的作為,就是:一、「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、信德、仁愛、和平。」;二、「溫溫和和地待眾人,善於教導,存心忍耐,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。」(v24~25)。什麼是「少年的私欲」? 《啟導本聖經註釋》── 當指血氣方剛的年輕人最易陷入的誘惑:酒與女人,也就是吃喝玩耍和男女關係。保羅勸勉年輕的信徒遠避欲望,不落入這些試探中。積極方面應和虔信的基督徒一道,努力追求屬靈品德的長進。《聖經精讀本註解》── 少年的私欲:意味著不健康的性欲及過度的食欲、知識欲、名譽欲等。這是聖徒所當節制的。 私慾,就是不受聖靈節制的慾望,一味被以自我中心的感官慾望所驅策,神不再是我們人生的主,卻變成了我們的肉體在掌握一切。

v25~26保羅勸勉提摩太,或許當提摩太願意這樣做的時候,就能夠挽回一些人:「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;或者 神給他們悔改的心,可以明白真道,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,可以醒悟,脫離他的網羅。」溫柔是聖靈的果子,有屬靈的大能,能夠勸醒一些悖逆的人心,我們需要追求被聖靈充滿與被神的話語掌管,使我們能用「溫柔」的智慧,有果效的去「服事」人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雖然在屬靈的歷史上,神是完全的掌權者,掌管歷史、掌管一切,但是神仍渴望優先選擇與人同工,特別是與聖潔順服的器皿同工,在人的軟弱上,彰顯神揀選的慈愛與美意,也顯出神莫大的能力。雖然神也經常透過那些不信敗壞的國家、天使,或罪人,成為祂成就旨意的工具,但是不信的人得不著祝福,唯有「信而順服」的人,才能得到獎賞。我們能夠能夠成為「貴重的器皿」?聖經對我們的教導,就是脫離卑賤的事,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一起追求。我想到約伯與眼睛立約:「我與眼睛立約,怎能戀戀瞻望處女呢?」(約伯記31:1)這就是脫離卑賤的事;又想到耶穌的門徒二人三人一組,同心禱告與配搭服事,把福音傳遍天下…,這都是我不斷要追求與成長的榜樣,感謝聖靈的提醒幫助。

 

 

-1.f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