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太福音22:15~22

22:15 當時,法利賽人出去商議,怎樣就著耶穌的話陷害他,

22:16 就打發他們的門徒同希律黨的人去見耶穌,說:「夫子,我們知道你是誠實人,並且誠誠實實傳 神的道,甚麼人你都不徇情面,因為你不看人的外貌。

22:17 請告訴我們,你的意見如何?納稅給該撒可以不可以?」

22:18 耶穌看出他們的惡意,就說:「假冒為善的人哪,為甚麼試探我?

22:19 拿一個上稅的錢給我看!」他們就拿一個銀錢來給他。

22:20 耶穌說:「這像和這號是誰的?」

22:21 他們說:「是該撒的。」耶穌說:「這樣,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; 神的物當歸給 神。」

22:22 他們聽見就希奇,離開他走了。

 

 

 

1.讀經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太22:21 他們說:是該撒的。耶穌說:這樣,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; 神的物當歸給 神。

 

3.默想經文
(1)耶穌前面用了三個比喻來暗諷猶太人的宗教領袖,指出他們是敵擋神的、拒絕神的,同時也是被神棄絕的。當耶穌講完了比喻,他們果然也都聽懂了耶穌「話中有話」,結果就是老羞成怒,氣得要陷害耶穌。v1~2提到了法利賽人與希律黨人,法利賽人是一個宗教團體,忠愛他們的猶太國,而希律黨是一個政治團體。忠於羅馬帝國。這二群人馬平常因為理念不同,彼此敵對,今天卻因為對付耶穌這個共同敵人而攜手合作,一同要陷害耶穌。他們處心積慮設計了一個充滿詭計的問題要試探耶穌:「納稅給該撒可以不可以?」事先還虛情假意的怕耶穌不肯回答:「夫子,我們知道你是誠實人,並且誠誠實實傳 神的道。」

耶穌一下子就戳穿了他們邪惡的動機,這是一個試探的問題。試探的意思就是要讓耶穌為難,害耶穌陷入網羅,不管耶穌說「可以」或「不可以」,都會帶來極大的麻煩。這裡所提到的稅是殖民者羅馬帝國的「人頭稅」,只應用在被羅馬帝國直接管轄的省分;凡男人在14歲以上,女人在12歲以上,至65歲為止,每人均須繳納這人頭稅。如果耶穌在這裏回答「可以」,就惱怒猶太人,他們就可以攻擊耶穌是猶奸、是賣國賊、媚外,也會失去民間聲望,被控違背摩西律法。若耶穌回答「不可以」,則會冒犯羅馬帝國,法利賽人就可以控告耶穌叛逆造反,也是死路一條。面對這麼惡毒的詭計,耶穌沒有上當,也沒有逃避,而是展現祂智慧的一面。

(2)「拿一個納稅的錢給我看!這像和這名號是誰的?」他們回答:「是凱撒的。」那是一枚羅馬帝國發行的銀幣,除了有皇帝的頭像,錢幣正面的刻字宣示:「神聖奧古斯督的兒子該撒提必留,」背面的字是:「至高神的祭司。」然後,耶穌說了那句千古名言:「凱撒的歸凱撒,上帝的歸上帝。」耶穌一說完,這群人聽了「十分驚訝」,就離開了,很顯然他們都聽懂了,這到底在講什麼?其實在猶太人的心裏,他們有著非常強烈與驕傲的血統與種族意識,所以推翻異族異教的羅馬帝國,重建大衛強盛的王朝,一直都是以色列人骨子裏最強烈的夢想,也是他們一心期待彌賽亞來率領他們成就的偉業。當耶穌說「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」,並不是說該撒皇帝可以與上帝相提並論,而是承認就連羅馬帝國其實也是上帝手中的器皿,一切權柄都是神所允許與設立的,包括該撒皇帝在內。以色列人恨死羅馬帝國,以為羅馬與上帝勢不兩立,卻不知道上帝透過羅馬來煉淨自己的子民。

「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」,在現實生活的運作上,上帝透過國家的政權來治理我們。不管國家的統治如何,我們都要了解這一切都出於上帝,也有我們需要學習的功課。納稅是國民應盡的義務,即使是異族統治,我們都應該要盡本分。但是我們生命一切的主權,都是屬神的,都要完全奉獻給神。這二者並不衝突,但若有衝突的時候,我們就要選擇順服神大過順服人或世界。例如羅馬政府後來逼迫基督徒要放棄信仰,這點就絕對不容妥協,即使會犧牲生命。

(3)「神的物當歸給 神」什麼是神的物?包括該撒也是屬於神的。當人看到該撒的像,世人看到的是一個帝國的皇帝,但是基督徒看到的是造人的神,人是按照神的形象與樣式造成的。所以我們納稅給該撒,雖然在外表上是順服國家的權柄,在但心裏我們知道我們是在一個更高的國度,就是神的國度,在神的掌權與治理之下,我們納稅給政府。猶太人眼中只有種族主義,以為羅馬與上帝是敵對的,卻看不見上帝超乎萬有,是萬王之王,萬主之主。我們「絕對順服」的是上帝至高的權柄,在地上「相對順服」的是地上的政府與法律。所以,「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; 神的物當歸給 神。」並不是說該撒與上帝可以相提並論,然後二者奉獻要各佔比例幾分之幾;而是我們全心全人百分之百都是奉獻給神,神擁有至高完全的主權。而在上帝的主權之下,神要我們學習順服在祂設立的權柄,不管我們喜不喜歡,不管是羅馬還是以色列,不管是藍色還是綠色,我們絕對順服的神,相對順服的是神所設立的權柄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我們生活在台灣,許多人長期被政治人物操弄,處在嚴重對立的兩邊,嚴重的偏見與成見讓我們失去正確屬靈的判斷力。每當選舉的時候,一不小心政治勢力也照樣可能滲透進入教會,製造不必要的對立與敵對。這也是我一直反對在教會中談論政治的原因,因為基督徒的眼光應當高過這一切,就是從神國度的眼光來看我們地上的生活。我不反對每個人有「個人的政治立場」,因為這是政府賦予國民的自由,但是在教會中,我們千萬不要把個人的理想與自由取代了上帝的旨意,企圖影響別人。甚至我認為,有時候上帝如果興起邪惡的領袖,也是為了要管教與煉淨教會與百姓,因為立王廢王都出於神,一切權柄都出於神,人的籌算絕對無法越過神的旨意與智慧。許多人,包括基督徒對世上的政府失望,因為我們唯一的盼望是上帝,是屬神的治理,如果一個基督徒信靠政黨或政治領袖超過信靠神,都是淪為拜偶像。我們可以為理想的政黨或政治人物禱告,但是主權在乎神,我們要學會「絕對順服神」,「相對順服」地上一切的權柄,求主幫助我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