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太福音23:1~12

23:1 那時,耶穌對眾人和門徒講論,

23:2 說:「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,

23:3 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,你們都要謹守遵行。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;因為他們能說,不能行。

23:4 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,擱在人的肩上,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。

23:5 他們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,所以將佩戴的經文做寬了,衣裳的繸子做長了,

23:6 喜愛筵席上的首座,會堂裏的高位,

23:7 又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安,稱呼他拉比(拉比就是夫子)。

23:8 但你們不要受拉比的稱呼,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夫子;你們都是弟兄。

23:9 也不要稱呼地上的人為父,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父,就是在天上的父。

23:10 也不要受師尊的稱呼,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師尊,就是基督。

23:11 你們中間誰為大,誰就要作你們的用人。

23:12 凡自高的,必降為卑;自卑的,必升為高。

 

 

 

1.讀經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太23:3 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,你們都要謹守遵行。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;因為他們能說,不能行。
23:11 你們中間誰為大,誰就要作你們的用人。
23:12 凡自高的,必降為卑;自卑的,必升為高。

 

3.默想經文
(1)耶穌進耶路撒冷要完成最後的使命,就是上十字架代贖世人的罪,卻遭到法利賽人等宗教領袖一連串的話語試探,耶穌也用智慧的言語一一應對,叫他們啞口無言、無話可駁。太23章開始,耶穌似乎開始反擊,在眾人與門徒面前責備這些虛偽的宗教領袖。我們可以先了解一點,就是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上,一方面為要完成上十字架救贖的使命,另外還要很重要的一點,就是揀選可以代代相傳的門徒落實大使命。要是一般世人的作法,根本不會自找麻煩,去找一群無知的小民,社會的底層,像耶穌挑選的這群烏合之眾來成為門徒。一般人要找門徒,肯定要到神學院去找,找最優秀,第一名畢業,能夠帶領讀經禱告聚會的宗教領袖才對。但是耶穌跌破世人眼鏡,去找了一群雜牌軍,訓練他們將來倚靠聖靈,完成大使命。屬靈的原則,與世界的原則,實在存在天壤之別。

對以色列人而言,或是就世界價值觀而言,猶太人的宗教領袖就是社會中頂尖的存在,影響一般人生活至鉅,但在耶穌眼中,卻成為攔阻上帝國度降臨的最大攔阻。耶穌在門徒面前責備法利賽人,也是為要更新他們屬靈的眼光,警告他們將來不要效法他們,走一條「假冒偽善與宗教的死路」,耶穌要門徒走的是倚靠聖靈的天國窄路,也是通往永生的道路。所以耶穌對法利賽人的責備,同樣也是提醒所有的教會與基督徒,我們不要重蹈覆轍,不要跟這群人一樣,瞎忙了半天,結果最後神還對他們說:「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,有禍了!」

(2)v2~3「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,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,你們都要謹守遵行。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;因為他們能說,不能行。」摩西的位上,就是指文士與法利賽人好像摩西一樣,可以有教導百姓上帝律法的權柄與地位。其實文士與法利賽人一生都在鑽研摩西律法,好像比一般百姓有更多的研究與專業,但是他們走的是「宗教的死路」,而不是聖靈的活路,在神的話語之外,又擅自加上許多私意加上的誡命律例,叫人窒礙難行,最後徒有形式,已無生命。這裏耶穌教導門徒很稀奇的是,把一個人的「教導」與「行為」分開來看,法利賽人的教導如果是對的,那麼我們就應該遵行,但是他們的行為,我們不可以效法。這和一般的人性有很大的不同,就像今天的教會,要不然就是盲目的追隨神職人員,以為牧師講的每一句話都是對的,都要遵行;要不然對於不喜歡的牧師,或是因為犯罪跌倒的牧師,就全部拒絕接受,這種全部接受或全部拒絕的態度,都是很大的偏差。再好的牧師或聖經學者,也會有講錯話的地方;再糟糕或是陷入罪中的牧師,也是會講出正確神的話語。我們不應該「以人廢言」,而是「凡事察驗、分辨」,合乎真理的,不管是誰說的,我們都應該聽,因為不是人如何,而是神的話語本身就是真理。如果一個牧師誤導神的話語,我們也應該勇敢拒絕,不是拒絕人,而是拒絕錯誤的教導。

耶穌責備文士法利賽人的幾點:
一、他們能說,不能行(v3):「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,擱在人的肩上,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。」這是指他們經常會故意嚴格的要求他人遵行律法,甚至組成相當於律法「糾察隊」、四處監督他人是否按律法而行;但是對自己卻很放鬆;因為他們熟知律法的條文,也知道如何規避律法,要知道律法都是在自己的嘴中解釋的,對自己採取寬鬆的心證,對別人卻十分的嚴格,來高抬自己的地位與權勢,利用宗教高抬自己,沽名釣譽。到最後,他們的信仰並不是把人帶到神的面前,反而是害世人跟他們一樣,都遠離了上帝。

二、「他們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」(v5),包括故意「將佩戴的經文做寬了,衣裳的繸子做長了, 喜愛筵席上的首座,會堂裏的高位,又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安,稱呼他拉比。」文士與法利賽人在外表上十分的敬虔,有嚴謹的讀經、禱告、禁食、奉獻…等宗教生活,但是骨子裏這一切作為,都是為了高舉自己,滿足私慾,追求社會認同、人的掌聲、地位與利益。這好像原本應該活出敬虔的生命,最後都變成是在「表演給人看」。事實上「敬虔」的原文,就是「像神」,指的是生命,是被塑造擁有神的性情,「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」,這是聖靈在我們裏面一生塑造的「果子」,結果文士法利賽人不靠聖靈,卻靠自己用「演的」,「故意做給人看」,他們得到人的認同,卻失去了神的同在。

(3)v8~10「但你們不要受拉比的稱呼,…也不要稱呼地上的人為父,…也不要受師尊的稱呼…」這段話不能照字面意思解釋,否則我們都不可以叫老師、叫爸爸了。耶穌這樣說,是因為當時候的猶太人自然會尊稱這些文士與法利賽人為:「拉比、父、師尊」,而文士法利賽人也享受虛榮被人如此抬舉,他們心中的驕傲使他們自高為神,享受別人高舉自己與神相同。百姓無知的在造神,把宗教領袖當作神一樣在尊崇信奉,結果這群宗教領袖也樂在其中,他們心中失去對神的敬畏,對權勢地位的追求熱衷,使他們靈性麻木,就像耶穌「凶惡園戶的比喻」一樣,替主人管園子的僕人最後自己變成了主人,還把主人的兒子給殺了,講的就是這群宗教領袖。

v11~12「你們中間誰為大,誰就要作你們的用人。凡自高的,必降為卑;自卑的,必升為高。」最好的對比,就是耶穌與文士法利賽人的對比。耶穌本來為至高神,坐在天上的寶座,卻謙卑虛己,道成肉身服事罪人,作人的「用人、僕人」,取了奴僕的地位與樣式,最後是以死在十字架來服事罪人。我們基督徒,或是今天的宗教領袖,不要走文士與法利賽人的死路,喜歡群眾的追捧高舉,喜歡人來找我勝過找神,喜歡我在別人生命中的影響力大過神對他們的影響力,喜歡人倚賴我勝過倚賴神…。耶穌是三位一體中的聖子,但是耶穌卻永遠都在高舉天父,尊榮天父,完成天父的旨意,而不是高舉自己,又何況今天我們區區受造之人呢?

 

4.今天的回應
包括我自己,也經常會有很多試探落人人心的詭詐之中,追求虛浮的榮耀,想要透過服事得到肯定與掌聲,卻不是單單榮耀神。也不想要謙卑作人的奴僕服事人,只喜歡在台上講道教導就好。今天默想,叫我不是站在一旁看文士與法利賽人的笑話,因為我也跟他們一樣的無知與軟弱,需要每天不斷被聖靈光照、提醒,重新悔改,遵行真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