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篇7:1~17

7:1 耶和華─我的 神啊,我投靠你!求你救我脫離一切追趕我的人,將我救拔出來!

7:2 恐怕他們像獅子撕裂我,甚至撕碎,無人搭救。

7:3 耶和華─我的 神啊,我若行了這事,若有罪孽在我手裏,

7:4 我若以惡報那與我交好的人─連那無故與我為敵的,我也救了他,

7:5 就任憑仇敵追趕我,直到追上,將我的性命踏在地下,使我的榮耀歸於灰塵。(細拉)

7:6 耶和華啊,求你在怒中起來,挺身而立,抵擋我敵人的暴怒!求你為我興起!你已經命定施行審判!

7:7 願眾民的會環繞你!願你從其上歸於高位!

7:8 耶和華向眾民施行審判;耶和華啊,求你按我的公義和我心中的純正判斷我。

7:9 願惡人的惡斷絕!願你堅立義人!因為公義的 神察驗人的心腸肺腑。

7:10 神是我的盾牌;他拯救心裏正直的人。

7:11 神是公義的審判者,又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 神。

7:12 若有人不回頭,他的刀必磨快,弓必上弦,預備妥當了。

7:13 他也預備了殺人的器械;他所射的是火箭。

7:14 試看惡人因奸惡而劬勞,所懷的是毒害,所生的是虛假。

7:15 他掘了坑,又挖深了,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阱裏。

7:16 他的毒害必臨到他自己的頭上;他的強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腦袋上。

7:17 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,歌頌耶和華至高者的名。

 

 

1.讀經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詩7:10 神是我的盾牌;他拯救心裏正直的人。
7:11 神是公義的審判者,又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 神。

3.默想經文
(1)本篇寫作的背景,小字是:「大衛指著便雅憫人古實的話,向耶和華唱的流離歌。」這個人是誰?我們不曉得,很多人說就是指掃羅,掃羅是便雅憫人。聖經裡沒有一個便雅憫人叫古實的,有可能是掃羅,而且內容也有一點像。總之就是大衛被惡人追趕追殺,向神呼求拯救:「我的 神啊,我投靠你!求你救我脫離一切追趕我的人,將我救拔出來!」(v1)

v3~6詩7篇與詩6篇的背景剛好相反,詩6篇中大衛是向神認罪悔改,求神撤去祂的管教,不要讓仇敵來攻擊他。但在詩7篇中,大衛為自己辨屈,因為這次被仇敵追殺並不是出於自己有任何的罪惡,甚至大衛還作了好事:「連那無故與我為敵的,我也救了他。」(v4)這個情形很像大衛被掃羅王無理的追殺多年,並不是因為大衛犯了什麼錯,完全是因為掃羅本身的嫉妒心導致。所以大衛求神鑑察,如果他犯了罪,他被追殺就沒有話講。但是明明他沒有做什麼,卻被仇敵追趕,他求神為他興起,審判仇敵:「耶和華啊,求你在怒中起來,挺身而立,抵擋我敵人的暴怒!求你為我興起!你已經命定施行審判!」

(2)在這詩篇中,大衛一再求神:
一、作出「判斷」:(v3~5)、v8「耶和華啊,求你按我的公義和我心中的純正判斷我。」、v9「因為公義的 神察驗人的心腸肺腑。」

二、證明大衛心中的「正直」,知道他是無辜的:v3「我若行了這事,若有罪孽在我手裏」、v8「求你按我的公義和我心中的純正判斷我。」、v9「因為公義的 神察驗人的心腸肺腑。」、v10「他拯救心裏正直的人。」在這裏可能會有人覺得大衛是不是太自義、驕傲了,竟能認為自己是正直的?其實大衛的一生,都是非常敢於在神面前赤露敞開的。大衛有罪,就一定會認罪,不會像文士法利賽人一樣故意用宗教功德來取代或遮掩。而大衛也清楚,人的義都是「相對的義」,在神的面前無法站立得住。所以大衛所倚靠的仍然是「因信稱義」,因為信靠神,而不是完全出自自己的好行為。至於在這裏,他則是和惡人作比較,是屬於「相對的義、相對的正直」,然後他求神為他鑑察伸冤。

三、憑著公義發出烈怒,審判仇敵:v6「耶和華啊,求你在怒中起來,挺身而立,抵擋我敵人的暴怒!求你為我興起!你已經命定施行審判!」、v8「耶和華向眾民施行審判」、v9「願惡人的惡斷絕!願你堅立義人!」、v11「神是公義的審判者,又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 神。」

其中特別需要留意的是v11「神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」,這的確是事實,因為神恨惡罪惡。但其實神也是慈愛與公義並存的神,神的公義彰顯在審判罪惡,而神的慈愛則是彰顯在不斷給罪人機會,賜下耶穌捨身流血、賜下聖靈不斷感動勸戒、揀選門徒傳揚福音…,都是在「寬容、忍耐罪人悔改」。神的慈愛絕對不是給人機會縱容犯罪,而是給機會悔改歸正。

(3)v12~16「若有人不回頭,他的刀必磨快,弓必上弦,預備妥當了。……,他的毒害必臨到他自己的頭上;他的強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腦袋上。」這裏好像是在咒詛仇敵,但是我們留心重點在於「若有人不回頭…」,就是惡人如果給他機會,卻一直堅持不肯悔改,那麼他就是「還是你藐視他豐富的恩慈、寬容、忍耐,不曉得他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呢?」(羅2:4)神已經賜下獨生子,又給足了機會,人若是還是不肯悔改,那麼就是硬著心故意悖逆,神必要審判。大衛清楚這一點,所以大衛的禱告,完全都是按著神的屬性來禱告,這是一個合神心意、貼近神心的人。

整首詩篇,大衛一貫的禱告,都是傾心吐意,然後把主權「交還給神」,讓神為他伸冤。即使他有二次機會可以直接殺了掃羅,結束逃亡與痛苦的生活,但是大衛沒有這麼做,還是最終選擇把主權交給神,讓神出手。這是因為他完全信靠神會垂聽他的禱告,也會出手干預與拯救。最後大衛習慣性的用「感謝與讚美」來總結:「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,歌頌耶和華至高者的名。」(v17)

 

4.今天的回應
我們讀詩篇,不能單純看「字句」,而要回到大衛與神之間親密的關係。就像是二個有親密關係的人,之間都會有默契而且特別的溝通方式。大衛在神面前經常毫無保留,傾心吐意、不加修飾,話很直接。但是大衛的心,卻遠比他的話更加豐富。大衛對神的認識、愛慕、親密…,都進到一個更深關係的層次,是屬神的「密友」。我們讀經、禱告,都不是為了「交差了事」,而是去培養、經歷這種與神之間親密朋友的關係,其中「敬畏神」絕對是一切關係的起點。我們讀聖經,求聖靈引導我們跳脫字句,進入真實的關係與親密,阿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