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師記  10:1 ~ 9

 10:1 亞比米勒以後,有以薩迦人朵多的孫子、普瓦的兒子陀拉興起,拯救以色列人。他住在以法蓮山地的沙密。

10:2 陀拉作以色列的士師二十三年,就死了,葬在沙密。

10:3 在他以後有基列人睚珥興起,作以色列的士師二十二年。

10:4 他有三十個兒子,騎著三十匹驢駒。他們有三十座城邑,叫作哈倭特‧睚珥,直到如今,都是在基列地。

10:5 睚珥死了,就葬在加們。

10:6 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,去事奉諸巴力和亞斯她錄,並亞蘭的神、西頓的神、摩押的神、亞捫人的神、非利士人的神,離棄耶和華,不事奉他。

10:7 耶和華的怒氣向以色列人發作,就把他們交在非利士人和亞捫人的手中。

10:8 從那年起,他們擾害欺壓約旦河那邊、住亞摩利人之基列地的以色列人,共有十八年。

10:9 亞捫人又渡過約旦河去攻打猶大和便雅憫,並以法蓮族。以色列人就甚覺窘迫。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士10:7 耶和華的怒氣向以色列人發作,就把他們交在非利士人和亞捫人的手中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參考資料: 《士師記雷氏研讀本》— 神施恩賜給以色列人的“士師”,也稱為拯救者或救主(3:9、15)。他們擔任百姓屬靈上、軍事上和政治上的領袖,卻經常被忽略或拒絕(2:17)。

《啟導本聖經士師記註釋》—“士師”在此時期,與祭司、先知、長老等同負領導 ,主要為領導人民作戰,拯救脫離敵人的壓迫;在某種程度上擔當君王的行政角色;不過其影響力只在一代或一個地區。

《聖經精讀本──士師記註解》— 本書記有大小士師各六人。大士師為俄陀聶、以笏、底波拉、基甸、耶弗他與參孫;小士師為珊迦(3:31)、陀拉(10:1)、睚珥(10:3)、以比贊(12:8)、以倫(12:11)、押頓(12:13)。

(2)亞比米勒死後,v1~5記載了2位士師的興起:陀拉與睚珥,有些學者把他們歸類於小士師。我們對陀拉沒有太多的資訊,只知道他屬於北部的支派(創46:13),卻在以法蓮山地作士師23年,並記載了他:「拯救以色列人」(v1),短短的一句話,見證了陀拉的忠心,服事神,也服事了他那一個世代的人。

另一位是睚珥,v3~5聖經記載他:「作士師22年,有30個兒子,騎著30匹驢駒,有30座城。」奇怪的是聖經並沒有提到他「拯救以色列」,卻數算了他當一個士師所獲得的成果。蘇穎睿牧師:「我們可以這樣說:若陀拉是反映了基甸前半生之功蹟—拯救以色列,那麼睚珥就反映了基甸的後半生之問題:多兒子、擁有城邑和權力,30 個兒子暗示了他有許多妻子,為他一共生了 30 個兒子,而他們各據一城邑,擁有實權,這也暗示了這個所謂太平與合一,其實是相當薄弱的,這也正是基甸後期的問題,以致亞比米勒稱霸,帶領以色列人進入一個黑暗的時代!基甸雖然拒絕作王,但他作王的野心卻一直影響著他的子子(亞比米勒)、孫孫(睚珥),真是後患無窮!」

(3)v6~9繼續記載以色列人墮落的惡性循環,甚至是越演越惡:「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,去事奉諸巴力和亞斯她錄,並亞蘭的神、西頓的神、摩押的神、亞捫人的神、非利士人的神,離棄耶和華,不事奉他。」(v6)這一回與先前的情況有一個大分別,以色列人昔日只拜巴力諸神,如今卻無所不拜,包括亞蘭的神、西頓的神、摩押的神、亞捫的神、非利士人的神,這都是以周圍國家來命名的假神,突顯他們拜偶像又多又廣又亂,真是變本加厲,卻唯獨:「離棄耶和華,不事奉他。」

v7~9以色列人惡性循環的公式:人犯罪 à 神管教 à 人呼求 à 神拯救……。聖經明講神發怒了,是神把他們交在非利士人和亞捫人的手中,而不是憑白無故「剛剛好、這麼巧」就發生這事,換言之,亞捫人及非利士人只不過是神手中管教的工具吧了!

亞捫人是在以色列的東面,而非利士人是在以色列人的右面。亞捫人是亞拍拉罕的侄兒羅得與女兒亂倫所生的後代,原與以色列人有著血緣的關係,但當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進入迦南時,因他們阻攔以色列人而結了怨。至於非利士人,他們本來是 Crete Island 及愛琴海一帶,不知什麼原故,後來移民到巴勒斯坦迦薩的地方,所以他們有時被稱為「海上的人」,他們也成了以色列的敵人。他們主要是拜巴力,亞斯他錄及 Dagon 等神。他們是在以色列人的東面,佔據海岸一帶的平原。

v8~9 聖經描述並不太清楚,其實情況是「耶和華發怒,就差派亞捫人及非利士人去打擊以色列人。」然後接著「從那年起,亞捫人及非利士人聯合攻擊以色列人,隨後,非利士人就退下,但亞捫人持續在約但河那邊的基利地,打壓了以色列人共18年之久。其後亞捫人更渡過約但河去攻打猶大、便雅憫和以法蓮,全以色列受到重創。」

 

4.今天的回應
士師記如實記載了以色列人的起起伏伏。百姓並不認真信靠神,所以很容易被周圍的人與環境引誘遠離神。神藉由攻擊來「大聲提醒」他們,他們被迫無奈呼求上帝,並不是真心尋求,只是走投無路不得不為之的可憐光景。我們看見神所揀選的士師,也是罪人,很容易因為謙卑而被神使用,也很快的因為驕傲就墮落,甚至禍延子孫。從士師記我們看見困難與仇敵都是神用來「管教」或是「煉淨」,也包括「訓練我們爭戰」的工具,我們不應該活在「隨問題起舞」,整本圍著問題團團轉,這樣一生永遠都沒完沒了。我們應該以神為中心過日子,這樣不但我們屬靈生命可以長大成熟,也可以經歷到真實的「平安喜樂」,更重要的是成為兒女世代的祝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