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師記  11:1 ~ 11

 11:1 基列人耶弗他是個大能的勇士,是妓女的兒子。耶弗他是基列所生的。

11:2 基列的妻也生了幾個兒子:他妻所生的兒子長大了,就趕逐耶弗他,說:「你不可在我們父家承受產業,因為你是妓女的兒子。」

11:3 耶弗他就逃避他的弟兄,去住在陀伯地,有些匪徒到他那裏聚集,與他一同出入。

11:4 過了些日子,亞捫人攻打以色列。

11:5 亞捫人攻打以色列的時候,基列的長老到陀伯地去,要叫耶弗他回來;

11:6 對耶弗他說:「請你來作我們的元帥,我們好與亞捫人爭戰。」

11:7 耶弗他回答基列的長老說:「從前你們不是恨我、趕逐我出離父家嗎?現在你們遭遇急難為何到我這裏來呢?」

11:8 基列的長老回答耶弗他說:「現在我們到你這裏來,是要你同我們去,與亞捫人爭戰;你可以作基列一切居民的領袖。」

11:9 耶弗他對基列的長老說:「你們叫我回去,與亞捫人爭戰,耶和華把他交給我,我可以作你們的領袖嗎?」

11:10 基列的長老回答耶弗他說:「有耶和華在你我中間作見證,我們必定照你的話行。」

11:11 於是耶弗他同基列的長老回去,百姓就立耶弗他作領袖、作元帥。耶弗他在米斯巴將自己的一切話陳明在耶和華面前。

 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士11:11 於是耶弗他同基列的長老回去,百姓就立耶弗他作領袖、作元帥。耶弗他在米斯巴將自己的一切話陳明在耶和華面前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士11章開始士師耶弗他出場,他是一位「大能的勇士」,但出身卻是「妓女的兒子」。在以色列人的社會裏,他是沒有名份的私生子,被人排擠,毫無社會地位。他遭到同父異母兄弟的輕視,不准他承受父親的產業(不能分家產),甚至要把他趕出家門。v3「耶弗他就逃避他的弟兄,去住在陀伯地,有些匪徒到他那裏聚集,與他一同出入。」這裏讓我們聯想到大衛,在逃避掃羅追殺的時候,躲在「亞杜蘭洞裏」,因為大衛是勇士,竟然有一群「受窘迫的、欠債的、心裏苦惱的,都聚集到大衛那裏;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,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。」同樣地,耶弗他也是一位大能的勇士,自然吸引一群匪徒來跟隨他,最後都成了得勝的精兵。

v4~6當亞捫人來攻打以色列的時候,基列的長老想到耶弗他是大能的勇士,雖然當初是耶弗他的兄弟排斥趕逐他,但長老卻為了顧全大局,邀他回去帶領以色列百姓爭戰,起來抵擋亞捫人。在士師記的歷史中,神管教以色列人的方法一直都是使用周圍的仇敵來管教、提醒以色列人悔改歸向神;所以神揀選拯救的器皿,就是士師,也是軍中上的領袖、大能的勇士,可以帶領以色列人起來團結,打退仇敵,士師也像是治理他們一段時間的王一樣。如果沒有適合的士師,他們就繼續遭到仇敵的攻擊強奪,適合的士師出現,也是表現出神與他們同在的明證。

(2)v7~11這一段是耶弗他與長老們之間「你來我往」,耶弗他不忘當年被趕逐的窘境,一開始諷刺他們有事(有利用價值),才想到回來找他幫忙。長老們可能事先有心裏準備,盡量放低姿態,一再請求耶弗他出來作他們的元帥、領袖、士師,來帶領他們爭戰,畢竟國家的利益要遠大過個人的面子,最後耶弗他終於肯出來帶領以色列人,並且打了勝仗。

v9 「…耶和華把他交給我,我可以作你們的領袖嗎?」第一,耶弗他提到「耶和華的介入」,強調若他得勝,是耶和華掌權,是耶和華成就這事。第二,耶弗他要長老們承諾:「我可以作你們的領袖嗎?」 那些長老們就回答說:「有耶和華在你我中間作見證,我們必定照你的話行。」換言之,這不是「口講無憑」,而是一個契約,而耶和華就是這約的見證人。耶弗他就如此答應了長老們的邀請。

v11這些長老為了肯定他們的誓言,就不等待到打了勝仗後才給耶弗他「領袖」之位置。 而是當耶弗他與長老同回到基列時,他們就立耶弗他作領袖及元帥了。「耶弗他在米斯巴將他一切的事陳述在耶和華面前。」這句是什麼意思?

一、《靈修版聖經註釋》──古時人常在神廟裡立約,好得到神祇為證,書面的立約也常常存放在神廟裡。耶弗他這樣行很像是登基為王的儀式。

二、蘇穎睿牧師:「我想這一句主要的意思是說,耶弗他肯定耶和華才是他的 Boss ,他要向耶和華禀告,這就好像耶和華派他與這些長老們談判,談判結果,耶弗他就向他的Boss 報告,並且敬拜祂。」

 

4.今天的回應
神使用妓女的兒子耶弗他,完全打破了一般人的想法與觀念:「英雄不問出身低」一切的重點,就是「上帝至高的主權與旨意」。神的眼光,經常顛覆世人的看法,因為人是看外貌,神是看內心。就像耶穌的12門徒,根本不是任何教會或神職人員會考慮的選擇,但他們卻翻轉了世界。重點不是他們本身,而是他們順服信靠聖靈的大能,遵行了天父的旨意。今天「人人皆祭司」,但大多教會都淪為一個口號,很多基督徒還是停留在「外貌協會」,用世界的眼光與標準認人,卻不知道神的心意是要「每一個人」都成為跟隨基督的門徒:「去、傳福音、為人施洗、教導他們遵守」。我們把大使命變成牧師的工作項目,自己卻甘於淪為奉獻與「坐禮拜」的信徒。疫情打破了教會一些框架與錯誤,將「以牧師為中心」,轉向「以門徒為中心」;把「以教堂為重心」,轉向「以生活為核心」;把「看重星期天」轉向為「看重每一天」。信仰生活化不是口號,而是我們需要突破與學習的最重要的課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