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師記 1:1 ~ 10

1:1 約書亞死後,以色列人求問耶和華說:「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攻擊迦南人,與他們爭戰?」

1:2 耶和華說:「猶大當先上去,我已將那地交在他手中。」

1:3 猶大對他哥哥西緬說:「請你同我到拈鬮所得之地去,好與迦南人爭戰;以後我也同你到你拈鬮所得之地去。」於是西緬與他同去。

1:4 猶大就上去;耶和華將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交在他們手中。他們在比色擊殺了一萬人,

1:5 又在那裏遇見亞多尼‧比色,與他爭戰,殺敗迦南人和比利洗人。

1:6 亞多尼‧比色逃跑;他們追趕,拿住他,砍斷他手腳的大拇指。

1:7 亞多尼‧比色說:「從前有七十個王,手腳的大拇指都被我砍斷,在我桌子底下拾取零碎食物。現在 神按著我所行的報應我了。」於是他們將亞多尼‧比色帶到耶路撒冷,他就死在那裏。

1:8 猶大人攻打耶路撒冷,將城攻取,用刀殺了城內的人,並且放火燒城。

1:9 後來猶大人下去,與住山地、南地,和高原的迦南人爭戰。

1:10 猶大人去攻擊住希伯崙的迦南人,殺了示篩、亞希幔、撻買。希伯崙從前名叫基列‧亞巴。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士 1:1 約書亞死後,以色列人求問耶和華說: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攻擊迦南人,與他們爭戰?
1:2 耶和華說:猶大當先上去,我已將那地交在他手中。

 

3.默想分享
經文背景:士師記記載了在約書亞去世之後,一直到撒母耳興起的這段以色列歷史。在這段時期,以色列因為得到了廣闊的領土,各支派分散居住,聚集合一的概念減弱,他們忙於開墾自己的荒地,料理家園,卻輕忽了要把原來佔地的迦南居民趕走,以致留下了使自己陷入異教崇拜的陷阱,同化於外邦的風俗文化。這些過失使士師時代成為以色列歷史上的黑暗時期,他們各自按自己所看為正的去行,然而所行的卻是耶和華看為惡的事。因此,神興起外族來壓迫他們,他們在受欺壓時,向神呼求,神便興起士師幫助他們脫離逼迫,但他們在士師不在之後又再度陷入偶像崇拜,就這樣,一再循環:犯罪(sin)→ 受苦(suffering、servitude)→ 求告(supplication)→ 拯救(salvation) 。

(1)v1「約書亞死後,以色列人求問耶和華說……」以色列人長期在摩西、約書亞的帶領之下,終於離開埃及、在曠野漂流,如今進入迦南應許之地,卻看到應許之是需要「爭戰」得來的。在整本聖經中有許多「神的應許」,為神的兒女預備,但許多基督徒不明白的是,大部份的應許,都是帶有條件的,最重要的條件就是:「順服神的話」。為了要順服神的話,我們必定會經歷許多的「考試、考驗、爭戰」,就是我們的自由意志,到底選擇聽誰的?聽魔鬼的、世界的、老我私慾的,還是聽神的話?這就是爭戰,而且一天會有無數次大小戰役不斷在發生。整個士師記可以看到一個老我罪性惡性循環的縮影,不斷重演。只是在士師記一開始,約書亞剛死,他們還知道要先「求問耶和華」,這是好事,因為真正的元帥其實不是摩西、不是約書亞,而是「耶和華」。只是可惜的是,一開始他們走得好,但是晚節不保,甚至越來越惡、離神越遠,管教越多。唯願「求問耶和華」,成為我們這一生中,每一天的每一個選擇,最標準的開始動作。

v2 「耶和華說:「猶大當先上去,我已將那地交在他手中。」以色列的長子,本來是流便,其次是西緬、利未、猶大是排行第四…。但是因為流便亂倫,西緬、利未殘暴血洗示劍全城,手段殘忍,於是長子的名分顯然歸到了「猶大」的身上,連大衛與耶穌,都出自於猶大支派。

 

v3~4猶大找到西緬一起合作上去攻打仇敵,因為西緬與猶大都是利亞所生,而且西緬支派的土地是從猶大支派中所得的(書19:1~9),所以二個支派的結盟十分自然。他們同心合意,神使他們贏得勝利。

(2)v5~10猶大打敗迦南人和比利洗人,又抓了比色王亞多尼比色(意為比色之主),砍斷他手腳的大拇指,這是古代戰爭中對待俘虜的方式,正如亞多尼比色從前也曾對待其他七十個王一樣。v7「…現在 神按著我所行的報應我了。」連一個外邦的君王,都不得不承認神是公義的神,種什麼收什麼?神是輕慢不得的。猶大支派的勝利,延續到了迦南地南部地區,在迦勒的幫助下,殺了住在希伯崙地后的亞納族人(示篩、亞希幔、撻買)(參書15:14)。但是我們知道這一切得勝的背後,都是因為神的旨意與神的幫助,人的責任,就是聽話與順服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土師記整篇的一開始就是:「以色列人求問耶和華…」,然後順服去行。而士師記整篇最後的經文卻是:「那時,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。」(士21:25)整篇士師記向我們啟示,神的兒女蒙福的關鍵,是把神當神、當主、當王,我們尋求祂、順服祂、倚靠祂,就必亨通。但是當我們開始「自我中心、自居為主、自立為王、每個人都是王」,這就是今天民主社會的墮落:「各人任意而行、偏行己路」,「沒有尋求神的,一個也沒有。」我們讀聖經、禱告,都在悔改、回轉我們的態度與動機,回到最原始的根本,尊主為大、謙卑尋求、聽話順服。讀士師記,甚至讀整本聖經,每句話每個字,都在向我們啟示這一個真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