士師記 17:1 ~ 13

17:1 以法蓮山地有一個人名叫米迦。

17:2 他對母親說:「你那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被人拿去,你因此咒詛,並且告訴了我。看哪,這銀子在我這裏,是我拿去了」。他母親說:「我兒啊,願耶和華賜福與你!」

17:3 米迦就把這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還他母親。他母親說:「我分出這銀子來為你獻給耶和華,好雕刻一個像,鑄成一個像。現在我還是交給你。」

17:4 米迦將銀子還他母親,他母親將二百舍客勒銀子交給銀匠,雕刻一個像,鑄成一個像,安置在米迦的屋內。

17:5 這米迦有了神堂,又製造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,分派他一個兒子作祭司。

17:6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。

17:7 猶大的伯利恆有一個少年人,是猶大族的利未人,他在那裏寄居。

17:8 這人離開猶大的伯利恆城,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。行路的時候,到了以法蓮山地,走到米迦的家。

17:9 米迦問他說:「你從哪裏來?」他回答說:「從猶大的伯利恆來。我是利未人,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。」

17:10 米迦說:「你可以住在我這裏,我以你為父、為祭司。我每年給你十舍客勒銀子,一套衣服和度日的食物。」利未人就進了他的家。

17:11 利未人情願與那人同住;那人看這少年人如自己的兒子一樣。

17:12 米迦分派這少年的利未人作祭司,他就住在米迦的家裏。

17:13 米迦說:「現在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與我,因我有一個利未人作祭司。」

 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士17:6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v1~6士師記整個在描述以色列靈性不斷墮落的光景,而且是越加嚴重。今天聖經藉由一個例子來描述當時候的人「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。」有一個兒子米迦,偷了母親1100舍客勒銀子,當他聽到母親咒詛那「賊人」,他就怕起來,便在母親面前承認說:「這銀子在我這裏,是我拿去的。」母親聽了之後,立即為他的兒子祝福,不是咒詛,而且還決定把這筆銀子一部份獻給耶和華,雕刻一個像。於是米迦便拿著 200 舍客勒,找了一個銀匠,為他雕刻一個像,安置在他自己的家。其實在原文中,我們不知道究竟是一個像抑或兩個像,因為原文是「雕刻了一個像,又鑄成了一個像。」重點是兒子偷竊、母親縱容,又咒詛又祝福,甚至用造偶像的方式企圖矇騙上帝。他們並沒有真實悔改的心,把神明當作可以「睜隻眼閉隻眼」,用「賄賂的方式」來通融神明。

不僅如此,米迦造了神像,又製造了「以弗得」,仿照祭司的樣子,隨便分派自己的一個兒子來擔任祭司。其實神本來為以色列人在以法蓮的示羅設有宗教中心與祭司,但米迦完全不理會,偏要在自己的家中私設神堂,安放偶像,任命兒子擔任「無牌」祭司,供奉神明。更離譜的是,他們都把這偶像當作是以色列人所拜的「耶和華」 :「我分出這銀子來為你獻給耶和華,好雕刻一個像,鑄成一個像。」(v3)、「米迦說:現在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與我…」(v13)神的名字是對的,但實質上卻是被人心的墮落敗壞給扭曲了。人不甘成為神的受造物,反過來想要「人造神」,來掌控神,照著自己的心意行。聖經中藉由這個例子,再一次反應出當時代嚴重墮落的靈性光景:「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。」(v6)

(2)v7~8米迦遇見了一個少年人,立他為自己家中的「祭司」。聖經告訴我們,他是猶大族的利未人,是住在猶大伯利恆的。我們覺得有點奇怪,按書21:9~16 所載,伯利恆並不是分給利未人的,我們又在18:30 知道這人可能名叫約拿單,是革舜的兒子,也是摩西的後裔,又按代上23:12~15 所載,他應該是哥轄的子孫,但哥轄的子孫應該是亞倫的後裔,他們是分封在猶大、西緬和便雅憫各族(書21:4、9~19),這樣我們看來是極混亂的了,我們不知他究竟是摩西後裔,抑或亞倫後裔,更不知他為什麼在伯利恆。蘇穎睿牧師:「所以我們可以說,這個少年人就好像一個專業的祭司,到處流蕩。據申18:6~8 所載,不少利未人也是像這個少年人一樣,正如 v6~8說:「利未人,無論寄居在以色列中的那一座城,若從那裏出來,一心願意到耶和華選擇的地方,就要奉耶和華他神的名事奉,像他眾弟兄利未人侍立在耶和華面前事奉一樣。」

v9~13首先我們要看看「我以你為父,為祭司」這一句話意思,「父」一字不一定是指父親,而是指一個屬靈之師傅,就猶如今日所稱的「神父」,不過他只是米迦一家之「神父」和「祭司」,因米迦的家裏,既有「神像」和「祭司袍」,現在有了一個祭司,就完全符合了一個「聖殿」所需了!對少年人而言,他只是受雇的,在那兒執行祭司的職務吧了。換取的,是有薪水、有屋住、有飯吃。對米迦來說,這安排是合宜不過了,既有了這一切,他就說:「現在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給我,因我有一利未人作祭司。」

聖經要我們在這個故事中,看見人心的詭詐與自我中心,自以為是。我們可以看到米迦的信仰是何等膚淺和不合理,對他來說,宗教是可以給他祝福的,為求祝福,他需要找到神職人員為他祈福。為這目的,他竟然可以在家中造神像、作以弗得、設神堂、聘祭司,以為這樣耶和華神就可以給他帶來祝福。有點類似今天台灣傳統信仰的家庭中,都可以私設神堂,供奉許多神明,為自己祈福。又或有許多人到處蓋廟放偶像,就開始賺取香油錢,但我們的神並不是這樣。米迦不按真理來敬拜神,而是按私意來操縱神、賄賂神,以為可以利益交換,足見當時代百姓普遍靈性墮落的嚴重光景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「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。」其實這句話的重點,就是以色列人不想要耶和華當他們的王,不想聽神的話,不想讓神掌權,結果就是「人人都是王、都是主、都是神」,所以才會「個人任意而行」。有些以色列人或許不敢如此明目張膽,所以換個方式來當王,就像米迦一樣,找一個地方設立神堂,有神像、有神職人員,一樣在祭拜「耶和華」,但是並不是按照神的真理與吩咐,而是「私意與私慾」,用賄賂神的方式,繼續當王。不獨士師記時代如此,我們今天的教會,也要十分小心,不是以為有一個教堂、有神職人員,我們口稱耶和華,神就一定同在。重點不是外在的形式,而是我們是否在「靈與真理」中的敬拜神。我們不能只有在教堂中敬拜耶和華,卻在生活上活出另一套違背真理的生活價值,這樣其實就是在「造偶像」、「敷衍上帝」了。更重要的是按著真理在生活中活出神的真理與吩咐,因為神的國不在這,不在那,而是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裏,要作王掌權、塑造生命,活出基督。我們不能用「儀式」來取代「聽神的話」與「遵行真理」,否則又變得像米迦一樣的無知了。求神憐憫幫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