士師記 18:14 ~ 31

18:14 從前窺探拉億地的五個人對他們的弟兄說:「這宅子裏有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,並雕刻的像與鑄成的像,你們知道嗎?現在你們要想一想當怎樣行。」

18:15 五人就進入米迦的住宅,到了那少年利未人的房內問他好。

18:16 那六百但人各帶兵器,站在門口。

18:17 窺探地的五個人走進去,將雕刻的像、以弗得、家中的神像,並鑄成的像,都拿了去。祭司和帶兵器的六百人,一同站在門口。

18:18 那五個人進入米迦的住宅,拿出雕刻的像、以弗得、家中的神像,並鑄成的像,祭司就問他們說:「你們做甚麼呢?」

18:19 他們回答說:「不要作聲,用手摀口,跟我們去吧!我們必以你為父、為祭司。你作一家的祭司好呢?還是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?」

18:20 祭司心裏喜悅,便拿著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,並雕刻的像,進入他們中間。

18:21 他們就轉身離開那裏,妻子、兒女、牲畜、財物都在前頭。

18:22 離米迦的住宅已遠,米迦的近鄰都聚集來,追趕但人,

18:23 呼叫但人。但人回頭問米迦說:「你聚集這許多人來做甚麼呢?」

18:24 米迦說:「你們將我所做的神像和祭司都帶了去,我還有所剩的嗎?怎麼還問我說『做甚麼』呢?」

18:25 但人對米迦說:「你不要使我們聽見你的聲音,恐怕有性暴的人攻擊你,以致你和你的全家盡都喪命。」

18:26 但人還是走他們的路。米迦見他們的勢力比自己強盛,就轉身回家去了。

18:27 但人將米迦所做的神像和他的祭司都帶到拉億,見安居無慮的民,就用刀殺了那民,又放火燒了那城,

18:28 並無人搭救;因為離西頓遠,他們又與別人沒有來往。城在平原,那平原靠近伯‧利合。但人又在那裏修城居住,

18:29 照著他們始祖以色列之子但的名字,給那城起名叫但;原先那城名叫拉億。

18:30 但人就為自己設立那雕刻的像。摩西的孫子、革舜的兒子約拿單,和他的子孫作但支派的祭司,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。

18:31 神的殿在示羅多少日子,但人為自己設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。

 

 

1.經文3遍

 

2.今天默想經文
士18:31 神的殿在示羅多少日子,但人為自己設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。

 

3.默想分享
(1)士17章特別列出「米迦」這個人的故事,來突顯以色列百姓的墮落;士18章則是提到一個支派:「但」支派,來突顯整個民族的墮落情形。但支派的問題:
一、軟弱不信,不肯聽從神的話,去爭戰奪回當初神所分派賜給他們的地業,反而被仇敵趕了出去。

二、竟然願意相信一個「米迦所設立的祭司」的話,並且用暴力與利誘,把這個祭司與所有的偶像奪去了,因為他們竟以為,這個祭司與偶像可以保佑他們打贏勝仗。

三、他們攻擊「拉億」,拉億在北面之處,在西頓之東南,黎巴嫩山脈之東,他們亦是以色列至北之地。拉億的居民離西頓甚遠、安居無憂,愛好和平,沒有太多與人來往,活在自己的世界裏。重點是起初摩西已經按照上帝的吩咐,把迦南地分給了以色列人各支派,除了爭戰得地為業,也希望以色列人能夠把迦南地人的罪惡除惡務盡。所以這其中並不包括拉億,拉億並不像其他迦南地的居民,是邪惡好戰之人。但支派欺善怕惡,沒有聽從上帝的吩咐,突顯他們的軟弱 、不信與墮落。

四、但支派打下拉億,改名為「但」,他們以為這個功勞是因為這個祭司與他所拜的偶像,給他們帶來了祝福與好運,所以「就為自己設立那雕刻的像。摩西的孫子、革舜的兒子約拿單,和他的子孫作但支派的祭司,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。」(v30)我們到這裏才知道這個祭司,可能就是摩西的孫子約拿單。以色列人的信仰一代不如一代,很快的就全然墮落。

 

4.今天的回應
不管是一個人、一個家庭、一個民族,不肯聽從神的話語,隨私慾喜好為所欲為,愛拜什麼就拜什麼?愛信什麼就信什麼?想要得著什麼,就不擇手段,合理化自己錯誤的行為,又用虛假的宗教功德,企圖掩飾良心的責備與罪惡…,那麼就會讓自己與眾人落入墮落與敗壞的深淵,等候神公義的審判隨之到來。神賜福給以色列人的方法,不是「不勞而獲」,而是要透過爭戰,得地為業,這就是他們需要背起的「十字架」。雖然需要付代價,但是神應許靠神一定會得勝。當一個人不願意背起十字架遵行神的旨意,被魔鬼引誘追求人的私慾道路,那就是與神隔絕的滅亡之路。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隨神,是窄路、是付代價的道路,但也是神與我們同在、是平安喜樂,是榮耀、是得勝的道路。但支派的歷史,就是神賜給我們一個活生生的教訓。